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夏禱  >  文章
來自太陽王的使者 - 東西方交沖滄桑三部曲 (一)

40478

 

完美的平衡

有兩位英明的君王,一位生活在古老的東方帝國,一位生活在大步邁入文明的歐洲。他們對彼此的仰慕,他們之間交換的禮物、書冊和花卉種籽,以及在他們之間搭起一座橋的虔誠的使者,形成了一段神話般的歷史。在這兩位帝王的輝照下,東西方之間形成了罕見的,近乎完美的平衡。

那是伏爾泰(Voltaire)稱之為路易十四的時代。路易十四(Louis XIV)集歐洲親王的血統於一身:他把光熱照射上法蘭西,使宮廷在貴族中享有至高的權力,並把他的意誌貫徹歐洲,一手打造自然疆界的法蘭西國土,使法國躍 上了曆史舞台。路易十四的時代彙聚著推動人類思想的天才:萊布尼茲(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伏爾泰、莫裏哀(Molière);他建立的法蘭西藝術學院、文學院、科學院為各國仿效,推動了歐洲的思潮。“歐洲知識共和國”飛躍式地前進,人類的理性嶄露頭角。

路易十四一手打造了文化法國。從無可比擬的、輝煌的凡爾賽宮輻射出去,法蘭西王國把高雅的風格、成熟的法語傳遍歐洲,並把古典科學傳入俄國、中國。1665年,《學者報》出版,加速了知識的傳遞,是歐洲報紙的鼻祖。在所有歐洲君王豔羨的,金黃色向日葵圍繞的凡爾 賽宮,俊美的太陽王穿上阿波羅的金舞衣躍上舞台。他披上鎧甲開疆辟土,培育遍及歐洲的藝術家、哲學家、文學家,打造一個明君的神話。身為天主教王國的君王,他深信自己的一切來自上天。他取消《南詔特令》、驅逐新教徒,導致法國的技藝人才流入歐洲各國,帶動了工藝的發展。在上演莫裏哀無比誠實的諷世喜劇的宮廷,路易十四把歐洲領入了文明的新一裏程。


康熙戎裝像。(新紀元資料室)

在地球另一端,龐大的中央帝國當時是歐洲人口、疆域的近兩倍。統禦這一東方帝國的是康熙大帝。和路易十四一般,他兼有女真努爾哈赤、蒙古成吉思汗、漢族的高貴血統。他允文允武,近乎全才:騎在快馬上左右開弓箭無虛發,好獵猛虎。“康熙大帝騎術高超,姿勢優美,在平路還是陡坡上都能上下自如,奔走如飛。”(白晉Joachim Bouvet,《康熙大帝》)在南書房中,康熙苦學不倦,熟讀了儒道經典,並留下涉獵廣博的著述如《幾暇格物編》和大量詩詞。康熙朝編的《康熙字典》、 《全唐詩》、《古今圖書集成》等大部叢書成為民族的文化瑰寶。另外,他還懂得樂理,會彈奏漢族、滿族多種樂器。

精力充沛的康熙在禦田中親自躬耕,培 育了一年兩獲的禦稻米,改善了長江兩岸的稻獲量。他三次西巡、六次南巡,蠲免各地未交清的錢糧多達545次。平日出巡時,康熙仁慈地讓百姓接近他:“所有 的百姓,不管男女,都以為他們的皇帝是從天而降的。”耶穌會士巴多明寫道:“這位君主是人們在許多世紀中才能見到一位的那一類非凡人物之一。”

奇妙的交會

1684年,南懷仁囑托比利時耶穌會士柏應理(Philippe Couplet,1623~1693年)赴法國,敦請路易十四派遣耶穌會士為使節去中國。和柏應理同行的是一名中國青年沈福宗。沈福宗贈送太陽王《論語》、《大學》、《中庸》的拉丁文譯本,在凡爾賽宮表演了書法、展出中國絲畫,並講述了漢字的特色。這一名中國人莊重的衣袍、言談舉止叫法國人歎為觀止; 他帶來的遠國文物有如一扇窗,讓他們看見了古老帝國豐饒的,前所未見的風采。

以他向外輻射的巨大能量,路易十四派遣六名國王數學家去中國。正如法蘭西把自己文化、政治的果實與歐洲各國分享,對於性喜華麗的太陽王,遣送耶穌會士、渾天儀給中華帝國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


西方傳教士所繪的順治皇帝和湯若望。(維基百科)

1685 年,湯若望、白晉、張誠等人攜帶數十箱科學儀器,乘坐“飛鳥號”從布勒斯特港啟程。16、17世紀,歐亞之間的海路十分險惡,前來中國的傳教士多因疾病、 海難而葬身大海。1620年,23位耶穌會士從羅馬出發,一路上經曆了瘟疫、海上風暴及海盜襲擊,抵達澳門時只有五人幸存。

在海上、陸上經曆了許多波折,白晉一行五人終於在三年後抵達中國京城。三十多歲的康熙命來自太陽王的使者坐在禦座兩旁,對他講訴他們偉大國王的性格、事跡,就像天底下沒 有比這更叫他感興趣的事了。在治理朝政之外,他讓白晉、張誠每天入宮,以滿文對他講授數學、幾何、天文、靜力學、樂理。在內廷,康熙為各種漂亮神氣的天文 儀器、雙筒望遠鏡、角尺、繪圖儀器、音樂盒所圍繞。“在五、六個月的時間裏,康熙已經掌握了幾何學,能夠隨時說出他所畫的幾何圖形的定理及其證明過程。他 對我們說,《幾何原本》他至少讀了二十遍。”(《康熙大帝》)

對於西學的重要,康熙有深切的認識。為了仿效路易十四著名的法國科學院,他希 望在中國也建立一所類似的學館。1693年,康熙命白晉為中國特使赴法,物色更多博學多才的耶穌會士來中國。四年後,白晉等人抵達法國。他們穿寬大的欽差大臣袍服來到凡爾賽宮,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同時,他們帶來一箱箱貴重的來自中國皇帝的奇珍異品、四十九冊珍貴的漢文典籍致贈路易十四。在路易十四回贈康熙 的雕刻、珍品中,有一幅他自己的油彩畫像。耶穌會士曾描述康熙目不轉瞬地望著畫中奪目的太陽王,懷想這位和自己一樣幼年登基,遙遠西方的君主。

同時,各國傳教士關於中國的書寫,來自遠方帝國的一船船豐盛、華美的貨物掀起了歐洲對中華帝國深深的迷戀。在法國,路易十四穿中國袍服,坐轎子來到了名為“中國皇帝”的新年筵會,開始了歐洲的18世紀。在今天,這是一個對我們來說十分陌生的世紀。


康熙青花瓷。(新紀元資料室)

從絲綢、茶葉到日常生活的杯盞、家具,整整一百年間,“中國風”成為歐洲貴族最大的時髦。對於17、18世紀的歐洲人,青花瓷瓶上衣袍典麗的東方人是優雅的極致。大氣的中國屏風、空靈的中國庭院喚醒了另一種美感,另一種生活。在英國,莎士比亞《仲夏夜夢》的舞台上出現了一座神秘的中國花園。安妮女王喜歡穿中 國衣袍現身宮廷,在茶會上擺放鑲嵌玳瑁山水人物的中國屏風、茶具。在俄國,凱薩琳沙皇皇宮中的中國藍廳壁上是浪漫的中國山水、人物;皇宮中巴羅克式的中國 村仿造了另一個與真實相距甚遠,“中國風”式夢幻的中國。


凱薩琳沙皇皇宮中的中國村。(維基百科)

在精神層面上,耶穌會士對中國典籍文獻的大量譯介激發了歐洲的思潮。這是文藝複興之後,正在告別中世紀蒙昧的歐洲。急於改變自身的歐洲文人看見了在世界另一端,古老的東方帝國根植於道德的理性,以及奠基在這理性上的穩定、古老的文明。在這曆數千年而不衰的文明中,啟蒙學者看到了以道德為基石的自然宗教。他們驚喜地發現世界上竟有一個國家實現了哲學家治國的理想,全國從上到下崇拜聖人孔子所教導的“哲學家宗教”。


孔子的著作及生平,Prospero Intorcetta著,1687年出版。(維基百科)

或許,在歐洲人向遠方文明取經的殷切中,不免理想化了東方古國的道德精神,然而他們的向往不僅止於抽像的理論,卻融入了日常生活中——才高氣傲,寫作中不忘大力批判天主教的伏爾泰二十年來在桌前只掛孔子的畫像;太陽王的家庭教師拉莫特•勒瓦耶景仰孔子與蘇格拉底同為道德和理性的化身,把句子中的蘇格拉底代換了,誦道:“聖人孔子,請為我們祈禱。”我們看見,在當時的歐洲人心中,這東方帝國的精神高度是他們衷心向往、渴慕的。

在法律上,對於中國複查所有 死刑案的製度,歐洲人印象深刻。16世紀的西班牙修士門多薩(Juan Gonzales de Mendoza)在《中華大帝國史》中寫到審判三審製度時說:“這個帝國想盡所有辦法不處死一個人。”對於中國法律的自我平衡性,耶穌會士提供了一手的見證。在康熙出獵或巡幸時,常有百姓跪在路旁候駕告禦狀:“皇上讓卑賤的工匠和農夫接近自己,並以親切慈祥的態度對待他們。皇上溫和的問詢使對方十分感動。”(《康熙大帝》)

在懇求康熙頒給天主教容教赦令的過程中,耶穌會士親眼看見了皇帝受到朝臣意見的約束,不能任意而行。此外,中國的教 育平等、選賢任能、科舉等製度也深受歐洲啟蒙學者所激賞,並啟迪了日後歐洲教育的改革。相對於當時王權、貴族、教廷特權高漲,世襲貴族製弊病叢生的歐洲, 中華帝國的法律、教育顯示了這古老文明值得尊重、仿效的理性平衡。

我們當記得,這時的中華帝國正是康熙盛世。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如今我們十分陌生的,流著獵人血液的女真族和漢族聯手打造的物質豐盛、精神強健的滿清帝國。而在天平的另一端,是介於文藝複興和工業革命之間,啟蒙時期的歐洲。白晉的《康熙大帝》在人手中流傳,人們盛傳遠方強大的東方帝國有一位君主,他集所有的美德於一身,是完美的皇帝的典型。與這位明君交互輝映的,是一個引人遐思,和平,備有美德和華采的古老帝國,人類文明的烏托邦。

 

原文刊於新紀元週刊特別專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