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夏禱  >  文章
時間之箭

40480

在所有前沿科學的研究中,直接挑戰人類世界觀的或許要算多維空間理論。一九五七年,物理學家埃佛里特提出多重空間理論Many-Worlds Interpretation:根據這一理論,有多重的、平行存在的空間,事物以不同的方式同時生存、行動在其中。繼多重空間理論後,另有物理學家阿肯尼.哈米德提出人類生存的這個宇宙只是多維空間的一個層面(膜)──這即是多膜世界理論。試圖以優美的弦震動來統一解釋宇宙奧祕的超弦理論則相信宇宙在長、寬、高、時間四個維度之外,存在另外不可視的多維度,而時空、能量、粒子等都生自於宇宙弦神祕的震動。

多維空間理論和《華嚴經》中「於一微塵中現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盡攝於一微塵裏」,層層小千、中千、大千世界相扣的宇宙觀暗暗合節,解構了肉眼所見的物質世界形成的屏障,指向無限多個平行世界構成的浩大宇宙。正如佛經所說:世界為幻象,把殊妙的宇宙真相矇蔽。

在這裏我們必須澄清一個事實:日心說以及其後的克卜勒定律、萬有引力等發現所顛覆的,主要是以上帝創世為基礎的基督教神學宇宙觀。而晚近物理學在時間上的研究發現和佛教的時間尺度──即長達數十億年的宇宙迴圈期「劫」吻合:佛教中阿僧祗劫/無量劫所描繪的,遠遠超出人類想像的亙久時間和現代科學宇宙學所闡述的,宇宙經歷了無限多次的消亡和再生遙遙相扣,使人類再度思考生命的迴圈及其意義。

在對於時間、空間的理解上,當代科學與古老的佛教達到了高度的一致──這不是一件我們可以輕忽的事。

正當科學對基因、複製人的研究與宗教倫理越行越遠的同時,優秀的科學家開始懷疑,形上學者是否一直立在他們辛苦攀爬的山峰上,對他們頷首微笑。

讓我們回到哲學。從蘇格拉底開始,「什麼才是真實?」這一基礎命題貫穿了西方古典哲學。在德爾菲Delphi神廟的神諭中,老蘇格拉底正因深知自己「什麼也不知道」而贏得了雅典城最智慧的人的讚譽。柏拉圖《理想國》中著名的洞穴寓言則深刻地闡述了人們對於真實所抱持的、畫地為牢的理解。這自我設限的局限性在整個形上世界被切割的現代生活中抵達了谷底。人們成為心甘情願地把背對洞穴外的廣闊天地,面朝穴壁的奴隸。

「什麼是人所能知道的真實?」不再是對掌握自身命運滿懷信心的理性主義之後人類所關懷的問題。在太快來臨的十九世紀懷疑主義以及「人」自身成為研究課題的二十世紀,「真實」──人所生活於其中的,人所能知道的真實,變得越來越狹窄,並在其狹窄中滋生了光怪陸離的,無限多元的面向,以惑人心目。

然而對於人類歷史內在的矛盾,我們並不陌生。就在一切似乎陷入了無遠弗屆的物的統治,以科學為依歸的科技文明成為文明的唯一道路時,從科學衍生出的前沿科學大膽地邁向了物質世界的邊緣,邁向了肉眼看不見,然而理論上來說必須存在的,分子以下的顆粒構成的世界。邁入了貌似無知無識的植物、元素的敏感心靈。更嚴重的是,它一步踏上了生死的邊界。

於是,一個奇蹟出現了:和我們陷入電腦、數碼的生活平行的,是向整個既存世界發出問號的、隱形的事物。就在我們自認末日就在轉角,並且拍出了一部又一部可怖而又充滿了真實感的、啟示錄式的電影時,出土了讓我們不得不重新解釋自身歷史的巨人骨。與此同時,在天文望遠鏡裏,我們看見了燦爛的初始誕生的恆星,巨大的星系爆炸、毀滅而後再生。

似乎是這樣:我們的結束和我們的開始以一種奇特的方式重疊在一起,叫我們難以確認何者更真實,時間之箭正在往哪個方向前進。正如詩人艾略特所說:「在我們的開始是我們的結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