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夏禱  >  聆聽巴比倫
煉金人的火: 看見中國

40486

     生活在當今的中國,我們得非常小心。走在天府之國的成都,經過一字排開,點著大紅燈籠的餐館、有品味的茶館,看見人們以各種舒適的、可笑的姿勢蹲踏在一輛輛電瓶車上、電單車上,車骨架上撐一把神氣的,遮陽遮雨的活似古代達官貴人的華蓋,幸福地穿越馬路。看著這些景象,人們將自然地達到一個結論:一切穩定、和諧,就連窮人,窮人都躲起來了。

你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地走到天府廣場,把視線調向那三千個為了百年之後作打算,把畢生積蓄投入了靈塔集資,而後血本無歸的老人。不要看他們高舉自己寫的“還我血汗錢”的標語,長久地站在大太陽底下。不要上前詢問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有沒有你可以幫忙的。還是跺步走開,去看年輕人跳迪斯可養眼一些。
走在上海那一條為驚人的霓虹燈遮蔽了歷史記憶的淮海路上,你不要跟所有人過不去地把視線定在那一群穿敗衣破服,亮著明亮的眼睛,身子擠成一團﹐自卑地逃避人們視線的農民工。不要望入浦東賣新疆傳統甜餅的維吾爾人透明的琥珀眼睛 - 那眼睛裏濃郁的憂傷比所有浦東超現實的建築動人。
在虹橋機場附近,高爾夫球場邊的高級別墅住宅區,背著手瞧瞧這上海新貴、外商高官住的華廈,這亮麗鮮綠的高爾夫球場就夠了,你別又去瞧那緊跟在打高爾夫球的男人背後,替他們背沉重的高爾夫球袋的,湖南、四川、安徽來的女人。
來到了杭州,你不妨儘量打新開張的必勝客門口排了長隊等待入場的人張望去,但你不要破壞所有人興致地朝蹲在西湖環湖公園一角大聲哭泣的工人瞧,更甭想上前問他為什麼哭泣。那將招來所有人的咒詛。你憑什麼掃大家出遊的興致﹖人哭和你有什麼干係﹖
走在浪漫,充滿了古代氣息的西湖夜色裏,坐在為荷花﹑荷葉圍繞的斷橋邊的亭子裡﹐你不要對那名苦苦立對街,嚴重地駝背,穿一件青色解放服的老人好奇。他僵硬著身子等什麼似地,背上背一件沉重的東西﹐一動不動立在站牌下很久,很久了。你不要離開這典美地超出想像的﹐充滿了歷史記憶的斷橋,橫過街去﹐多管閒事地問老人他到底在等什麼。
一切不是你想像的。老人會把背弓成奇怪的角度,用濃重的鄉音不無神秘,不無得意,決無一絲親切地告訴你,他背上那長方形,沉沉的包裹裏裝的是一架錄影機。錄影機對準了黑暗中的斷橋。然後你才看見他胸前別一枚特殊的胸針,西湖公安局就在幾步之外。
     我們生活在無數個斷裂的世界中。這些世界以最詭異的方式相鄰,只要跨一步,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一不小心,我們觸到了地雷。我們生活在一個精神分裂的國家。隱藏著不可告人秘密的國家。每天我們面臨存在主義式的抉擇,無法決定是否該把這秘密揭穿。無法決定是否把頭轉過來,看見這天大的秘密。
無法決定是否該橫越眾志成城的咒詛,俯下身去,低聲問在那美麗的西湖邊,坐在燦爛的陽光底下大聲哭泣的工人,到底是什麼叫他這樣悲切。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