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夏禱  >  聆聽巴比倫
【煉金人的火】回歸前的香港斷章

40487

               回歸前﹐香港人的意識裡有一個普遍的模式。大學生在作業上這樣寫道﹕“英國是我的父親。中國是我的母親。父親母親對我來說都是一樣重要的。少了一個都沒有我。”

另一人這樣寫﹕“在古代﹐父親的地位遠遠高過母親。就連服喪都是父親三年﹐母親一年。對我來說﹐父親的血緣是更重要的。何況母親離開我們這麼久了﹐有一種陌生的感覺。”
或許這是必然的﹕父親不只一次向他們陳述母親的虛弱、無知,而文革時沿西江流下來的屍體更造成了他們對野蠻的母親無法磨滅的印象。
極少﹐甚至從來沒有聽到精采的行動電話對話。只有強迫收聽的﹐語言的噪音。小巴上﹐手機刺耳的鈴聲不斷,做房地產生意的女人一路大聲談房價,車子裡充斥她的生意經。在電影院,手機聲在最要緊的關頭響起,而人竟然會去接聽,大聲說話,並且當有人抗議時加大了聲量。對這的解釋是﹕
“我的父親告訴我,香港人被人欺負的太多了,要懂得保護自己的權利。要善加利用自己的權利。”
在這裡問路,時常會受到一級賓客般的對待,完全陌生的人們會把我一路領到要去的地方﹐一路帶著和善的神情。在台北問路,人們一樣熱誠,但會加一句﹕“你不如坐計程車去,70塊錢就到了。”當然﹐那是在幾年前經濟還沒有這麼不景氣的時候。在北京問路,人直著嗓門說﹕“您哪,往北走,再朝西拐,就是了。”
每條長長的電扶梯上立滿了人,而一旁的階梯卻乏人問津。最短的,幾步路的階梯也時常是空空如也。有些大學通往課堂的路上也設了電梯。
拿相機走在好萊塢街附近的街坊,暗下來的光線裏,人們和善,甚至合作,他們似乎很願意讓我攝下來他們的臉,他們一無遮掩的生活。在簡陋﹐沒種幾棵樹的小公園下棋、枯坐,立在店門口,他們把自己暴露在相機下。我走過他們,幾乎要熱淚盈眶。心想,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們。我絕不辜負你們的信任。絕不辜負你們的生命。很可笑是吧,然而其實,或許並不這樣可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