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夏禱  >  中國檔案
封從德: 拒絕暴力、拒絕謊言

40755


       我想跟大家回憶一下89年,我覺得有非常重要的三個象徵。但是在歷史上尤其在中國國內,大概就更模糊了,這也就是我自己要辦這個6‧4網站的根本動力。我覺得有一天中國年輕人一代他們會問我們,你們89年到底做了什麼?!我最近這幾年不斷的收到大陸的學生的來信,問「你們89年為什麼要殺解放軍?」在他們的概念裡面「六四」是這樣。中共完全把影像給顛倒過來。有些軍人是在過程當中是被民眾打死了,但是我知道的有兩個案例,也就只有這兩個案例。都是因為或者是他們先開槍殺了四個民眾,在他子彈打光的時候就把他反縛過來;或者是他在天橋槍殺了一個已跪下來的七十歲的老太太。這種情況他們是不會去講的。相反,軍人被燒了以後被吊在天橋上的影像卻反覆的播。這種暴力加上謊言,我相信在現在沒有比「六四」和「法輪功」更突出的案例了,它們就是在用暴力,就是在用謊言來互相的維持。

89年很重要的一個象徵我相信大家會看過像這個王維林,但我們現在也不知道他是誰。大概前一段有人說他可能是一個安徽的學生,但是其實我們並不真正知道他是誰;他的親人在哪裡也不真正知道。

另外一個象徵,我覺得非常重要的是89年豎立的一個自由女神像,這是直接和毛像對立的,這是中央美術學院和幾個藝術學院一起做的。

我今天特別想提的是第三個,我覺得很重要的象徵,當時大大超越了我們當時思想水平的,我們對中共一直抱有幻想,我們幻想這種和平的跟中共對話一直幻想到哪一步呢?會覺得它們根本不可能殺人。甚至會把當時表示跟中共決裂的,就是把中共的這個毛像這個象徵給塗了的三個湖南的朋友送到公安局去了。我們真是做了一件太錯誤的事情:把他們送到公安局去了。

當時這個行為其實是可以理解:為了不給中共鎮壓造成借口,這個事情不是我們幹的,我們不想破壞任何公共秩序。當時其實我自己不在廣場,我說你前面兩步都做得很對,就是說跟記者講,開個記者會說這個不是學生干的,中共沒有任何鎮壓的借口;把他們抓起來也看了他們的身份證。但是把他們送到公安局這一步我覺得真是太傻瓜了。因為在謊言的一個國度,在一個新聞沒有自由的一個國度,很自然的會使我們很多的信息,包括人和人之間都沒辦法相信的,這也是暴政下面的它需要的一種狀況,大家互相不能相信誰,我們不能連接起來,我們不知道真實的情況。有一大堆的謠傳你就沒有辦法採取真正的行動。

我要說這三個朋友,湖南的這三個朋友我念一下他們的名字:魯德成,喻東嶽,余子堅。余子堅當時是25歲,是湖南瀏陽的小學老師,被判無期徒刑,但是2001年出獄了。魯德成26歲,是湖南瀏陽一個汽車公司的工人,被判了16年徒刑(98年出的獄,被提前釋放了),今天魯德成是在泰國。而且被泰國警方扣押。扣押後面我們相信是有中共的壓力,準備再把他遣返回中國。到2月6號的時候他的扣押到期,就要把他遣返回國,這個我們有個全球六四紀念委員會,我們正在盡一切的力量來營救他。我們希望他向聯合國的這個難民申請得到批准,能夠得到聯合國的這個保護,不被遣返回中國。還有一個到今天還在監獄,叫喻東嶽,當時他22歲,他是湖南瀏陽報社的一個美術編輯,被判20年徒刑,到今天還沒有期滿。他實際上到了90年冬天的時候他已經在監獄被警察給打瘋了,他精神是分裂了。所以一直到今天一個精神是分裂的囚徒還在中國監獄裡。
......

我這裡有照片給大家看一看,有興趣的可以到網站上去看。我們做了好幾年了,有1萬3千條照片和文章,將近3千萬字,照片3千多張,也有錄像,還有5千多條當時的新聞報導和7、8千篇文章,幾十本書,還有錄音剛才的錄音還有好多就是在網上,感興趣的大家可以去瞭解。

最後一個我想給大家看89年最殘暴的情景,是在六部口的坦克,從天安門撤下來時的照片,這個照片登在法國雜誌Nouvel observateur 89年用法語寫的一個簡介,當時拍下來的照片。這個是在坦克衝上來之前放的催淚瓦斯。在凌晨6點20分得時候,過了幾分鐘坦克衝上來,壓死,我們當時得到的情況是11個同學,實際上應該還有槍打死了幾個,還有其他受傷的,受傷的當中有一個叫方政的,是張健的同學,也是體院的學生,他當時為救一個已經快要到坦克履帶底下的女生,他自己衝上去,結果自己的兩條腿被壓斷了。他後來在北京還繼續堅持參加體育鍛煉,雖然雙腿鋸掉了,還在91年的時候得到2個全國殘疾人冠軍,一個是鉛球,一個是鐵餅。但是到93年的時候就不允許他參加任何比賽,特別是國際上的,包括亞運會。就是中共因為它們殺了人,它們用了暴力,就需要用謊言一直來掩蓋著。開始它們還在考慮要不要讓方政參加,對方政有一個條件和協議,說你出國的時候不可以見記者跟記者講話,其實當時方政都答應了它們的這個條件,說:「好,我不見任何人,就是參加運動。」但是就連這一點,因為中共它們殺人了,它們就怕。還有其它的照片,就像王楠的照片,被它們殺之後被埋在一個中學裡面,後來屍體腐爛了臭了,大家才知道。當時它們為了消屍滅跡。

我覺得很難過。尤其當我收到大陸的年青的學生,問我,「你們為什麼要殺解放軍」的時候,我相信我的感受是和法輪功這些朋友是一樣的,很多中國的知識分子或是普通的人問他們:「你們法輪功為什麼要自焚」時,是同樣的心情。就是在謊言和暴力下面所產生的一樣的效果。我覺得要突破這個。就得讓更多的人不斷的去講清這個真相,真相到底是什麼。所以我非常非常感謝「九評」這樣的文章,非常系統地把共產黨的歷史給披露出來。

謝謝大家。
(selected from http://www.epochtimes.com./b5/5/2/6/n80592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