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夏禱  >  中國檔案
張健: 一起去推動中國人的良心

40756


以下是曾經在89年6‧4任天安門廣場學生糾察隊總指揮﹑見證了中共的暴力和謊言的張健先生的發言。

大家好﹗今天我非常高興。在法國我讀了神學院,我現在實際上是一個傳道人。

八九年的時候,我只是保護我的同學,不遺余力的保護我的同學,結果我們糾察隊好像做錯了一件事情,因為保護廣場嗎,突然有人扔雞蛋,高聯糾察隊把人抓起來,但是後來處理送到公安局,當時是其他學生領袖去做的事情,後來我們跟魯德成電話聯繫了,他告訴我是誰,其中就有已經被中共收買的,我知道這幾個人,在這裡我不想提他們的名字。

六四的時候呢我挨了三槍,但是我實踐了我的一個諾言,就是說我要第一個上去,和我的糾察隊友們和我們的同學面對共產黨這個槍口,我只是告訴它﹕中國人有個傳統,就是“士可殺不可辱”這種精神。後來住在同仁醫院裡,醫院那些大夫醫生保護我。大概40天的時候被舉報了,結果來了一車軍警把我抓起來,抓起來之後呢,他們說什麼呢﹖有幾個公安局安全局的人審問我,說﹕你才18歲,是被他們蒙蔽的。但我心裡想,我是被你們蒙蔽的﹗

去年4月份的時候,和魏京生先生一起參加第六屆日內瓦人權大會,我也看到許多人,有20多個是民運的人,大家在那兒去運作,每天晝夜的去宣傳,去做很多的事情。我還看到另外一群人,什麼人呢﹖就是法輪功。我以前一直對他們敬而遠之,我對他們真的是沒有太多的了解。但是那一次,他們非常近距離的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覺得他們也是人呢,而且是普普通通的人,而且有大量的事實擺在那裡﹕他們就是一群很好的人,被人家害了。但是我很失望的一件事情呢,就是在我們教會之內,我很尊重的一個老師,他當年也支持我們89運動,他竟然在華僑的一個基督教會大講法輪功如何如何,說了一堆。我說﹕你可以在理念上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你作為一個牧師我沒有聽見你對這些人,死難的人應該有的同情心和禱告﹗我不認為你代表基督精神,你是在替共產黨進行統戰宣傳﹗我們過去經意不經意中作了一些,比如說天安門俞東越他們三個人,我們無意中做了損害了朋友的事情。我們同樣是中國同胞,我們可以在價值觀念上有不同,宗教理念上有些不同,但是我看他們是一群中國人,而且還是好人,我就說你們不可以,以上帝之名,在任何地方去做這樣的事情﹗

我在日內瓦的時候我看到一個人,她是一個法輪功學員,她讓我很感動,為什麼呢﹖她自己坐在那裡,沒有機會進去,我們都有一個登記牌子,就是非政府組織的一個牌子,她沒有。她是一個英國教師,她拿著一張王楠的照片,王楠就是被他們(中共軍隊)槍殺在西長安街,埋在天安門旁邊二十八中學的這麼一個中學生。他們是在天安門廣場上對我們說﹕“你們倒下了,我們上去﹗” 這個法輪功學員就是他的表姐,她拿著王楠母親和王楠的遺像在那裡,她一邊煉著功,一邊去做。頭幾天我們的圈裡一些朋友說﹕你們離法輪功遠一點。我說﹕你有什麼資格說這樣的話﹗他們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在那樣的時候都願意坐在那裡為我們過去死難的同學吶喊,呼籲,我們為什麼不能多做一點事情呢﹖﹗不要做出賣朋友的事情了。我們歷史上犯過,無意的。如果我們今天再做的話,就有意了﹗

作為一個基督教徒,我是很虔誠的。我相信耶穌,就是耶穌敢於勇敢的釘在十字架上,我一看見他,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當年我們許許多多的同學面對槍林彈雨,我們實踐了諾言,站在最前面,我們死了那麼多人,有些朋友就倒在我面前。所以說,我腿上的子彈,今天為什麼不取出來,我並不是仇恨,我深怕我好了傷疤忘了疼﹗所以說我的子彈在骨頭裡,在肉裡,每天都很痛,但是我要留著,鞭策我讓我一時一刻都不能停止對我這些朋友﹑同學的哀悼,一時一刻不能停止對中共獨裁政權的鬥爭。

 轉自大紀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