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夏禱  >  中國檔案
我們死去,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

40759

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

重庆晚报11月8日报导,1964年出生的漂亮女子张苏玉失踪了5年多。昨日上午11时许,市自来水公司在给张苏玉所在的居民楼打孔安装“一户一表”时,在敲不开房门之际,工作人员只好同厂方联系。厂方也表示,张书玉家中没有电话,只有找其前夫。

找到张的前夫后,前夫表示已有四五年没有见过她了,自己并没有她家中的钥匙。在白鹤岭居委会工作人员见证下,喊来开锁匠唐波,唐波很快打开门进了屋,发现屋内空荡荡的,满布灰尘,好像很久没有住人,他朝卧室瞥了一眼,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床上躺着一堆骷髅!吓得赶紧跑出门拨打了110。

民警赶到后,对现场勘察时发现,床上的白骨呈仰卧状,枕着枕头,身上盖着被子。白骨右臂举在头部旁边、左臂平放在腹部,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连扣子都扣得很工整。床上的被褥等都积满灰尘,到处是苍蝇蛹和死掉的蛆虫、老鼠的脚印。经勘察,认定死者就是屋主张苏玉,经法医鉴定,张系自然死亡。

据解到,张苏玉是二针厂的“厂花”,人很漂亮。张苏玉与丈夫分居后,一直单独住在厂里分配的这套两室一厅的宿舍里。该厂职工刘显扬(音)称,他负责收该单元的水费,最后一次收张的水费大约是 2000年3月份,之后每个月他都去收费,但再未敲开过张的家门。在调查中,民警发现, 2000年8月,张苏玉曾交20多元钱的气费,这也是目前为止找到的最近一次张苏玉与外人打交道的记录。
 

重庆:美女家中死亡五年无人知撬门查看只剩白骨(大纪元资料室)


生前日记:很想吃肉

张苏玉的家里摆设十分简单,没电视、电话,一台收音机是唯一的家电。在床头上,放着三本相册,里面大多数是张苏玉的单人照以及她和家人的合照。可以看出她年轻时非常漂亮,打扮也很时尚。枕头旁还有一本日记本,上面工整地记录着从1993年到2000年7月的一些日常生活:比如到医院看病、购物的金额等。最后一篇日记写于2000年7月。“我已经几个月没吃肉了,好想吃烧白,好想吃回锅肉……”“我已经一个月没吃主食了……”

亲人:“失踪”5年竟未报警

据了解,张苏玉生前并非孤家寡人——她有母亲、哥哥、姐姐、丈夫,还有一个女儿,他们大都住在沙区。5年来,这些亲人都没找过她、关心过她的生活?

张苏玉的17岁女儿称,最后一次见到妈妈还是她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而今她已念高中了。父母分居后,她一直跟着爸爸,她曾经找过妈妈,没找到,以为她回河南老家了。

发现张苏玉死后,张的前夫当即通知了她的母亲和两个姐姐,但当时只有一个姐夫赶到了现场,这位姐夫称,他们几姐妹几乎从不来往,所以都没人发现张苏玉死在了家中。下午2时过,张苏玉的一个姐姐才赶到现场,她称刚参加了一个重要会议。重庆晚报记者问她为何5年来都没想过寻找妹妹时,她只说了一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昨下午,张苏玉的前夫,将张生前用过的棉被、枕巾等扔到旁边的垃圾里烧掉。经了解,1998年7月,因感情不和,陈于与张苏玉分居,他也有5年没见到张。其间他曾四处打听张的下落,敲过张的家门,但没找到人也就放弃了。 2004年,因张苏玉“失踪”多年,陈于到法院申请与张苏玉解除了婚姻关系。他压根儿没想到,离婚时,张苏玉早已离开了人世。

邻居:以为臭味发自阴沟

住在5单元的邻居回忆说,2000年时,有好长一段时间,一股浓浓的臭味笼罩着该楼,由于楼旁是一座垃圾山,还有一条臭水沟,大家都以为是那里散发出的臭味。

此后,邻居发现好久未见张苏玉,对张的“失踪”,左邻右舍却只是出现了不同版本的传言:有的说她出去打工了;有的说她长得漂亮又有间歇性的癫痫症,可能被人贩子拐去卖了;有的又说她自己改嫁了。

对于此事,重庆市社科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孙元明在接受重庆晚报记者采访时称,“人情冷漠比死亡本身还要可怕”。孙称,类似事件时有发生,从中折射出社会目前诸多空白点:邻里关系需要改善、基层工作亟待完善。这个事件反映出的亲情邻里关系表明,这不是一个独立的个案,它已经暴露出生活在钢筋混泥土的都市人群淡漠的交往关系。

轉自大紀元 11/9/2005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