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夏禱  >  中國檔案
這個時代的殺人者

40761
2004年9月11日,41岁的江苏农民杨国柱手持40厘米长的水果刀,闯入苏州市白云街小剑桥幼儿园内。2钟之内,28名儿童被残忍砍伤和泼上汽油烧伤。但是在杨的老乡眼中,杨国柱一向老实、本分、脾气好,而且很喜欢小孩,只因为家人遭受的不幸上告无门,而把仇恨转向更弱的群体。

据外滩画报报导, 2004年9月11日上午10点半,41岁的江苏沭阳农民杨国柱手持40厘米长的水果刀,闯入苏州市白云街小剑桥幼儿园内。在他被制服前的20分钟之内,28名儿童被残忍砍伤和泼上汽油烧伤,其中最大的只有六岁,最小的还不到三岁。伴随稚嫩的孩子的,是鲜血、号哭和恐惧、梦魇,以及未来道路上挥之不去的阴影。

然而在熟悉杨国柱的人看来,这个40多岁仍然独身、右腿微瘸的男子,一向显得内向、本分,而且异常疼爱小孩子。从老实人到挥刀残杀幼儿的恶魔,杨国柱是怎样走上了这样一条人性与灵魂的坠落之路?

老乡眼中的老实人

据报导,今年41岁的杨国柱来自江苏沐阳县潼阳镇窖庄村,到苏州已有4年。两年前,他曾在吴中区小商品市场摆了一个修钟表摊。

在他们这些老乡眼中,杨国柱一向老实、本分、脾气好,而且也很注意自己的仪表。“小杨即使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头发是梳得油光光的,有时还穿西服,看起来就像城里上班的人一样。”“小杨”是在苏州的老乡们对杨国柱的称呼。

在邵洪芝印象中,杨国柱仅有的一次“犯事”,是在小商品市场摆摊时喝醉了酒,踢了停在他钟表摊前的帕萨特一脚,跟车主吵了一架。但当天晚上,警方在问清楚后便释放了他。

“小杨很喜欢小孩子”,这几乎是苏州所有熟知他的老乡的共识。徐士宝与杨国柱认识已有20年。徐妻王必香说,她儿子小时候,经常是白天由杨国柱在钟表铺边帮忙带著,晚上才接回去。杨经常会给孩子买吃的,跟孩子一起玩。

对姐姐杨翠莲的孙女陈苏红也是如此。杨国柱的外甥女陈艳回忆说,杨看起来稍显严厉,但每次给7岁的陈苏红打电话时,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有时能说一个半小时。

但28个小孩被砍伤的事实又让这些老乡们觉得困惑。“他这么喜欢小孩子,现在要去砍小孩,需要下多狠的心?”邵洪芝说。

父母双双惨死

“小杨没有到丧尽天良的地步,(行凶的)那把水果刀都生锈了。”邵洪芝说。事发后,他专门跑到小剑桥幼儿园,看到了平静蹲在地上的杨国柱。

在老乡们看来,杨国柱的疯狂行为,与两年前他父母的死亡有极大关系。9月16日,窖庄村的村民们向记者讲述了杨国柱一家的遭遇。

2001年5月,窖庄村党支书记梁银庚接到举报,杨国柱的四弟杨国林和姨妹褚红英有暗婚(当地说法,即非法同居) 嫌疑。窖庄村计划生育小分队以此为由,对杨国柱69岁的父亲杨正友处以1500元罚款,并抢走全部财物——17袋粮食和3袋化肥。2002年5月24日, 杨正友再次被要求上缴1万元,并被强行在计划生育办公室代立的字据上按了手印。3天后,不堪羞辱的杨正友和老伴吴增英双双服农药自杀。

杨国柱兄妹在父母死后将尸体用冰块保存起来。2002年6月6日上午,潼阳镇党委书记刘必扬带著近千人围住窖庄村,闹出了一场“抢尸”风波。在这场风波中,杨国柱父母的尸体被抢去火化,杨国柱的大哥杨国成、三弟杨国喜等人被打得浑身是血。

父母过世后,杨国柱到处告状,在杨国柱大姐杨翠莲的家中,记者看到杨国柱的一封告状信,题为《双亲逼赴黄泉》。新华社记者曾为此事专门写了一份内参,内参发出后,江苏省派出调查组到当地进行调查,但因取证困难,调查到了最后没有作出结论。

不过,对于杨国柱父母之死,沭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吴学文的说法则与村民们完全相反。称杨国柱父母的死因是因为他自己不孝顺,兄弟姐妹推来推去不肯养他们父母等说法。

刘必扬于今年年初出任沭阳县农林局党委书记。9月17日,他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我跟杨国柱只见过一次面,跟他没有冲突,他现在到苏州作案完全是咎由自取。有关处理尸体的事情是公安局依法处理的,跟计划生育无关。”

走向报复之路

如今已经无法弄清楚杨国柱是什么时候开始产生杀人的念头,然而通过他在父母出事后两年多的生活,仍然可以粗略看出他是在怎样的状态下一步步拥抱了罪恶。

杨国柱的朋友王全军告诉记者,2002年12月3日,他替杨国柱担保到2003年7月30日之前不到任何地方上访、告状,作为补偿,沭阳县农林局党委书记刘必扬给了杨国柱2万元钱。

“他拿了2万元钱就是准备以后去告状,他说告状没有钱、没有人不行。”杨翠莲说。并且説要告状告到底,一定要有个说法。

父母去世之后,杨国柱就放弃了修钟表的生意,整天与老乡一起打牌混日子。老乡劝説,杨国柱称母的事情没有了结,没有心思挣钱。 他曾向邵洪芝倾诉:“我觉得自己不行了,一天天没有立足的余地。”

出事之前,杨国柱有一个星期未找过徐士宝。徐和4个老乡跑到杨的住处,敲了半天杨国柱才开门。“他显得很不高兴,以前不会这样。他说自己心情不好,也不让我们进他的房间。我把灯开了,他马上把灯关掉,只在院子外的小河边说了两句话。”徐士宝说。

外甥女陈艳回忆,2004年7月10日杨国柱在她苏州的家中吃饭时,就曾说过“要做一件让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同样的话,杨国柱在春节返乡时就在姐姐家说过。

9月10日晚9时多,杨翠莲7岁孙女陈苏红接了杨国柱一个电话,杨国柱嘱咐她好好学习。就在同一天晚上,吴中区一家水果铺老板马秀梅惊讶地看到,一向节约且手头拮据的杨国柱,居然一口气花了400多元买了墨镜、西裤和T恤衫。马问杨国柱是不是要回家,杨国柱回答说:“我肯定要回家了,回去种田,再也不回苏州了。”

9月11日早上8时,下榻里洁雅美发店刚开门,杨国柱就进去剃了光头,剃头只要5元,但他付了10元后就匆匆离去。

一个半小时以后,杨国柱走入离住处不过200余米的小剑桥幼儿园,挥刀便砍。

杨在提审时承认,他计划中的目标是吴中区的碧波小学,如能够逃脱就再回老家作案。但9月11日是星期六,学生们早已放了假。当路过小剑桥幼儿园发现里面坐著几十名手无寸铁的孩子时,他改变了计划。

犯罪学家、江西社科院法学教授李云龙认为:“杨国柱的作案动机是因为家里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所以产生了一种绝望的心理,对社会仇恨并希望通过报复社会的方式来引起社会关注。由于他无力报复直接仇人,所以作为残疾人的他只好选择一个更弱势的群体来泄愤。”

李云龙强调,如果说马加爵的犯罪属于个体杀人,那么杨国柱的犯罪属于危害性更大的恐怖行为。

(http://www.dajiyuan.com)

9/22/2004 大紀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