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夏禱  >  中國檔案
中國人民寫給世界的信

40764

内蒙包头失地农民进京上访代表赵七十一等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

来自内蒙古包头的失地农民代表赵七十一等11人上访北京各信访部门近一周,他们状告当地‘无法无天的贪官’。记者于11月7日采访了他们。

赵七十一:“我们那儿的贪官、赃官啊,简直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了,他们想咋办就咋办,拿了老百姓的钱啊,想咋办就咋办。”

记者:你们在内蒙的时候没有上访吗?

赵七十一:去了,我们去了村里边、区里边、市里边,内蒙自治区信访办都去了。都去了也没有人管,都是推托的话,没有人管。

 

 

本次上京,他们上访了国务院和人大的信访办、农业部、国土资源部、中纪委。他们表示还想去联合国人权组织呼吁。访民们上访两办被当地截访截走、上访中纪委被大型公共汽车抓走已经司空见惯。

记者询问:“你们这11个人,还没有人被抓起来啊?”

赵七十一:我们这些人还没有人被抓起来。

记者:你们到国务院、人大去上访的时候,胡同那里是不是有很多便衣警察,他们没有抓你们?

赵七十一:是的,有很多便衣警察,他们没有抓我们。反正他们也不给你办事,都是推托呢。

这些上访的农民代表们上访北京,因为钱已花完,日前不得不结束上访打道回内蒙。

 

内蒙包头失地农民进京上访部份代表合影

以下是这些失地农民的呼吁:

“村民自治”欺世盗名,村霸横行执政为谁?

我们是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九原区兴胜镇王应基村的村民,我村全体村民饱受猖獗的腐败坑害已忍无可忍,村长王世英从1964年任村长以来贪污、挪用、倒卖集体耕地2000余亩。

(1)我村马场大地500余亩集体耕地,根本未经村委会和全体村民的同意,就被王世英擅自出卖了。黑箱操作、私下交易,其从中捞取了惊人的不义之财,村民不仅未得到丝毫补偿反而还必须缴纳农业税费,五项统筹费、教育附加费等等,等等。

(2)2000年王世英又擅自将集体耕地300余亩卖给了开发商魏国。王村长凶神恶煞地告诫村民“你们告不倒爷!爷要一个一个打死你们,把签名的(即联名控告的村民)千刀万剐!”

(3)北京军区8669部队裁军,将曾征用的30余亩土地退还我村。王世英一手遮天滥用权力趁机将这部份本属于全体村民的土地据为已有。

(4)以欺骗和威胁村民的手段,将我村6000余亩土地以“植树造林,造福子孙”之名卖给了开发商王连贵。骗取了国家大量资金的同时又坑害了全体村民。

王世英名为村长,实为为害一方渔肉百姓的“山大王”,从未公开过帐目、召开过村民大会,口含天宪,法随言出,个人说了算。如私自将本村的集体耕地80余亩及耕地50余亩,一口水井私自转包给了他村人,资金入了自己的小金库。村民稍有异议,便招致打击报复。开发商魏国强行霸占村民王文祥一亩宅基地,打伤王年逾古稀的老母致使其致今卧床不起。

官商勾结,警匪一家,当时报“110”报十余次,警方冷酷如铁、置若罔闻就是不出警,村镇二级领导也心肝俱无,置之不理。

(5)2002年,九原区扶贫办下拨我村30万元(实拨为50万元),盖了30栋温室;个人投资,有的向信用社贷款,有的则是向个人贷的“高利贷”,共计50万元。原设计每栋长50米,建成后却成了40米。为中饱私囊,施工中偷工减料工程质量极其低劣,致使温室坍塌。村民们50万元的血汗钱血本无归,国家成了冤大头,人民的百万元血汗钱被入了这些黑窟窿。

例如:“退耕还林”向国外贷款数百万元,树却未裁一棵,钱是怎么用,用哪去了?又凭什么让会体村民来分担如山沉重的债务?贫穷、愚昧、受欺压,这就是中国农民的生存状态。

镇长张有光说:“你们上联合国找安南告去,告哪,我也不怕!”朱国玉书记说:“你们想上哪儿告去,哪儿告去!滚,滚,滚!”权力原本是人民赋予的,如今却成了中国农民背上沉重的鞭子。法律原本是保护人民的,现却成了专门收拾老百姓的工具。官员是为人服务而设的,现却成了骑在老百姓头上的老爷,作威作福起来。

我们王应基村的全体村民含泪向国际媒体、联合国粮农署、中国人权呼吁:请伸出你们的援手,救救受苦受难的中国农民,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命根子——土地还给我们!

中国的农民被欺骗太多、太久了,应当动员全人类的良心立即行动起来制止掠夺土地资源的狂潮。

内蒙古包头市和原区兴胜镇王应基村全体村民
2004年11月8日

联系方法:0472—4152628;手机:13848000365。

 

王应基村村民签名

(http://www.dajiyuan.com)

11/9/2004 大紀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