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夏禱  >  詩歌創作
虛無主義的農人

40900

 

 
虛無主義的農人
 
1
藍布衣的農人以超人的方式忍受沒有人能忍受的事物。散佈在沒有邊際的土地上,穿著屬於上一個時代的灰藍色調子,泛白,堅硬如甲蟲殼的舊衣,在糧地裏弓下身來,長久地,長久地。他們的時間長過太陽。
 
藍衣的農人以一種驚人的方式忍受著。被拋棄、追逐、流浪著。人們可以加一百斤的鼎在他們背上,那習於背負重擔的背脊決不會彎折。為了好奇,人們可以再加上七百斤的銅,它仍然不會彎曲一寸。為了殘忍,人們可以再加上三千斤的鐵,我們可以肯定,那瘦脊的,骨胳一根根凸出來的背脊不會曲折,斷裂。如果為了荒謬,為了純粹的不在意,人們決定再加上一萬斤的麥子,因為麥子熟悉的氣味,他們疲倦到了盡頭的背脊會陡然豎立起來,筆直,像一根狗的骨頭。
 
像一塊磐石,藍色的農人跪在糧地裏。
 
等到春耕,他就直立起來,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似的跟在牛屁股後頭犁田,在為不斷繁殖的墳墓所圍剿的藍田畝裏。
 
2
如果為了不義,人們決定在農人的背脊加上一斤虛無的重量,看哪,他們堅固如磐石的肉體就會在刹那間敗落,山崩地裂。
 
擊潰農人,僅僅需要在他們負荷鐵和銅的背脊加上一斤虛無的重量。
 
3
洪水濤天,吞噬了良田萬畝。吞噬了這一季豐收的糧食,棉花,臀部染色,肥美的牲畜。腥味刺鼻的黃水侵入了土房子,他們爬上瓦簷,蹲在滋養病菌和寒風, 充滿了脅迫性的大水上等待。他們不知道自己出現在全世界飛翔的螢光幕上。等到洪水一寸寸退位,地一寸寸在日頭下曬乾,結實了,他們就再度拾起了寫著自己名字的鋤頭和扁擔,打開滿目蒼荑的糧地,播下新的種子。
 
屋子裏,洪水留下一圈黯黃的刻度在牆上。
 
世紀末的村莊。牛和騾子一一消逝,剩下一片碩大無朋的田畝。風吹過麥穗,露出來一個孤獨的農人,臉朝地,背朝天,長久,長久地。
 
農業的末日。洪水濤天。洪水的大軍進駐村莊,農人在這一次的革命裏被分配、賜予的,虛無的守衛。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