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夏禱  >  中國檔案
中國:世界最新模範國家

41068

 

【中国声音】
 
 
 
南方周末记者 苏永通何忠洲    实习生李跃群 
 
者按:国经济在全球崛起,中利益渐渐遍布全球。但与此宏大背景相对应的是,在全球化的国际舆论场上,西方媒体期以来执话语权向的信息流,种种解和偏,阻了中国与世界的相互理解。在全球化的世界体系中,中国人需要经济上的硬实力,更需要塑造国家的“软实力”。

新近中国采取的动作是,通过为“亚非拉”官员和专业人士提供广泛的培训,让他们了解当下的中国,亦是展现了中国经验。同时,国内几家中央级媒体集团也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扩张,努力向海外壮大发声。

国家形象的塑造和话语权的增强,需要积极的交流和行动,同时更有赖于这个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文明的建设。我们期待,行走在世界舞台的,是一个内外兼修、向世界展现中华文明新气象的中国。
 
几年来,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成千的传媒人员,正纷纷飞往中国,参加中国政府举办的媒体记者(官员)研修班。
在各地参观时,学员们经常被中国的发展程度震惊。
中国官员说:“很多人认为,中国的东西是实用的,可操作的,大家能接受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培训他们技能并不是最重要的,同样重要的是,更多是感情交流,让他们知道我们一些做法,从我们的模式中得到一些启发。
中国正成为发展中国家学习的榜样?
如今,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传媒人员,正纷纷从他们的国家飞往北京,参加中国政府举办的媒体记者(官员)研修班。他们的报道影响着所在国家对中国的态度。
曾参与培训服务的中国传媒大学国际新闻学博士毛秀琳回忆,刚到中国时,被培训的各国学员们对中国好奇的问题往往令人惊讶,比如:“中国人是不是都爱吃蛇和狗?”“中国人能不能自由地恋爱、结婚?”
不过这类问题会在培训之后自动消弭,而且他们往往被中国各地的繁华所震惊。
最近的一次培训是10月开班的发展中国家广播电视部级研修班。来自缅甸、利比里亚、古巴等12个国家的23位主管广播电视的高级官员参加。1015日,他们还在人民大会堂得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会见。
刘云山致辞说,要“提高发展中国家在世界舆论中的声音”。

培训“可以影响人”的人
商务部是援外培训的归口管理部门,负责培训规划制定和立项。承担新闻媒体方面培训的主要是国务院新闻办和广电总局,具体实施的除了它们下属的培训中心、企业(比如中广国际总公司),还有中国传媒大学和外交学院等高校。
一位参与培训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开始,出于陌生,报名参加的人并不多,“但是很快就应接不暇”。对此,商务部提出“指定国别,限制人数”的要求。
事实上,仅中广总公司的国际广播技术培训一项,至20076月,就举办了十余个班,为世界50多个国家的近400名广电官员和技术人员提供了培训。
集中学习一般为期13个星期,既有侧重不同机构根据不同专业承担相应课程,譬如侧重于技术的发展中国家广播电视数字技术研修班;或者侧重媒体发展现状、中国国情等情况介绍与讲解的发展中国家媒体与媒体教育研修班。
虽然是中国政府埋单,但学员们对培训的要求却并不低。比如一位负责人很快就接到学员们的反映,称不同的老师,在讲课时都涉及到对中国媒体现状的介绍,属于重复。
集中培训之后,是一段时间在中国各地的参观访问,这往往是对学员们冲击最大的时候。中国传媒大学前国际传播学院副院长梁岩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参观者们经常被中国的发展程度所震惊。
北京以外,安排参访最多的地方是上海和特区城市深圳。非洲人墨拜希·霍伯纳就完全被上海林立的摩天大楼折服:“ 真是无比梦幻的(fantastic),我真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国家也能够在中国的帮助下建起这样的大楼。”
而坦桑尼亚总理办公室新闻官卢万迪克·姆博扎里斯在重庆参观时则感叹说:“没想到中国西部也如此精彩,城市建设出乎人们意料。”
商务部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那些欠发达地区并不美好的景象几乎每次都有安排,希望这些学员能够对中国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比如去甘肃、宁夏等中国西部地区,体验“另一个中国”。
新闻从业人员和官员是近几年培训的重要项目。商务部援外司表示,他们还打算将从业人员培训级别提高至总编辑和台长。
中国政府一直在有意识地扭转自己在世界话语权上的不利地位。2009亚洲媒体高峰会,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发表演讲,呼吁“亚洲各国要加强新闻交流和媒体合作,增进对彼此国家报道,争取话语权,更多、更强地发出亚洲国家的声音”。
中国显然在为此努力,连同各种研修班一样,一些变化在悄然发生。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龚文庠后来撰文透露的一件事是,相关部门首先明确,中国的对外出版物中“宣传”一词将译为publicity而不是原先的propaganda。前一个词比较中性,而后一个词在英文中常是贬义词,含有灌输等意思。
而参加过培训的学员亦正成为“真实中国”的传播者。中国传媒大学国际新闻学博士毛秀琳回忆说,90%以上受训的新闻界和教育界官员表示他们来到中国后重新认识了中国,很多人回国后都制作了关于中国的纪录片、广播节目或报纸的报道,将他们的所见所闻介绍给自己国家的人民。

“中国榜样”
事实上,对发展中国家传媒从业人员的培训,不过是中国诸多培训的一种。日益壮大的中国正在越来越多地寻求更大的影响力,并努力向外传播“软实力”。
“中国正成为发展中国家效仿的榜样。”商务部援外司商务参赞余应福说。不久前离京的博茨瓦纳官员墨拜希·霍伯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的楷模。”
商务部援外司在上述中国对外援助中扮演组织者与资助者角色,而培训机构达到150余个,多为中央部委下属培训中心以及一些研究机构和院校。
余应福介绍,每年的培训规划自七八月份就已经展开,现在更注重受援国的要求,针对特定国家的特定项目正在增加。今年,商务部立项的援外培训项目,共400余项,1万多人受训。
受援国主要是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多数来自非洲。200312月,中国总理温家宝出席中非合作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承诺对“非洲人力资源开发基金”增加33%的资金投入,三年为非洲培养、培训1万名各类人才。
2003年之前,各系统援外培训人数不曾突破千人,而2004年,人数达到六七千人,自2007年起,连续三年突破1万人。商务部作为援外归口管理部门,承担全部食宿差旅费用,而项目涉及的一些地方和部门,亦有配套资金,提高服务品质。
援外司介绍说,中国为非洲地区培养大量种植水稻、防控疫病、电讯业务拓展等方面的技术骨干。“我们不仅培训广电业务,还帮他们建立大量的发射台,赠送许多收音机,甚至连电池也都送了。”
“以往培训以技术人员为主,现在,官员开始成为培训主体,内容也从技术层面,延展到制度层面。”一位培训官员说。
官员在今年的比例达到了七成。其中,部长级研讨班从去年的2个增至今年的8个:反腐败,广电,商务促进,农业,审计,经贸(亚洲-东盟),赞比亚开发区,发展共享(与世界银行合作)。
到中国学什么?除了培训媒体人员外,还包括种粮食,建港口,搞工业,防疫病,不止于此,来者还包括各国的大学校长,外交官,发言人。在商务部公布的今年226个项目(部分)中,就有4个外交官班,9个新闻记者和官员班,6个公共行政管理班。
另外还有预防腐败研讨班,几天前刚刚落幕。发展中国家预防腐败研讨班来了1834名官员,其中十多人为部长级。研讨班为期7天,首日,主要是中国国情和反腐败制度经验的介绍,而第二天起即转入研讨,四个题目分别是:规范公共权力行使,政府信息公开,规范社会中介组织行为和加强社会廉政文化建设。
由中国纪检系统官员介绍情况,主持人则由外国代表轮流担当。“我们讲我们的模式,他们也讲他们自己的方法,大家一起讨论,互相拓宽视野。”余应福说,他们很注意强调平等。
吉尔吉斯斯坦国家预防腐败局官员巴切特·巴克塔耶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以前也参加欧洲的类似活动,但没有一次会议有中国这次这么成功。“中国的反腐败系统很干净,值得我们学习。”“培训”偶尔也包括对于某些娱乐方式的新兴趣——20097月,第六期非洲国家政府新闻官员研修班的学员到重庆渝北区龙湖南苑一户人家参观时,被主人的麻将所吸引,于是在主人的指导下,过了一把搓麻瘾。

用“中国方式”说明“中国道路”
毫无疑问,对发展中国家而言,中国创造经济奇迹的原因才是焦点。“一个昔日渔村如何变成先进的大都市?他们很想知道,中国是怎么发展的。”余应福说,中国曾经和许多发展中国家处于同等的发展水平上,“中国的发展,让他们看到了一种奇迹。很多人认为,中国的东西是实用的,可操作的,大家能接受的。”
博茨瓦纳腐败与经济犯罪调查局官员墨拜希·霍伯纳说,他不仅看到中国现代化的面貌,还看到了中国政府“先进的系统、优秀的管理”。
极具中国特色和思维的事物,都可以成为交流的内容:在农村常见的口号“要致富先通路”,等等。
“老外经常会问:中国为什么会发展这么好。我说,三天三夜说不完。”商务部官员说。他们总结的最简单的答案是“3P”:Peace,稳定的国内环境;People,高素质和团结的人民;Policy,适合本国发展的政策和道路。
特别在金融危机之后,有关“中国模式”引发广泛的兴趣。而领导中国取得巨大成就的世界第一大党中国共产党,有怎样的执政经验,也是广大发展中国家执政党希望了解的。“不少培训班的官员都说,中国的执政党可以做长远的规划,而他们就做不到。”余应福说。“中国的发展理念,他们很感兴趣。”商务部援外司官员说。去年,广电班就有个喀麦隆记者回去后写了一本书,叫做《条条大路通中国》。
“我们希望最好让外国朋友到中国来,亲身感受中国,这是异地授课很难达到的效果。”上述官员说。
中国与亚非拉许多国家的友谊,需要实现代际的继承和传递。以非洲为例,当年争取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与中国感情深厚的老一辈领导人,已经基本退出历史舞台。现在,许多新的领导人,基本上都有西方高等教育的背景。
在中国的官员们看来,培训班不仅在于学习,更在于促进沟通与交流。援外司要求教员以通俗生动的方式介绍中国国情,以及“互利共赢”等理念。简而言之,“让他们了解真实的中国,以及中国人的友好情感。”
一个例子是,“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在该国内部曾引发反对党巨大压力。今年6月开设的“赞比亚部级官员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研修班”,赞方特邀持不同意见的十余议员来京,并参观上海、苏州、天津和深圳的开发区。研讨会尚未结束,议员就表示支持开发区,并对相关政策做调整。
类似上述的案例越来越多。“很多问题,过去困难重重,现在迎刃而解。”许多学员在参观中国企业和大学时,直接促成了与所在国的合作。余应福说,援外培训,也是“人心工程”。“从某种意义上讲,培训他们技能并不是最重要的,同样重要还有,更多是感情交流,让他们知道我们一些做法,从我们的道路中得到一些启发。”余应福说。
不过,这显然是一个持久的过程。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所长尹韵公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中国模式”现在还需具备足够的说服力,它更像是一个“中国案例”,能激励人,但仍需要找到一个令人信服的内核。
而中国“软实力”的展现亦刚刚开始。
2009-10-29
轉自南方周末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