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夏禱  >  小說創作
舞劇:大唐盛世(新版)

41071

 

舞劇:大唐盛世(新版)
夏禱
 
這一舞劇盛大如行雲流水﹐唐朝的泱泱大氣。劇中兼具雄健的武士之舞﹑典雅的宮廷樂舞﹑活力四射的民俗﹐最後以肅穆而熱烈的佛法洪傳為終。一幕幕如海濤起伏﹐有如盛唐再現。
舞劇如求簡潔﹐兩幕可合為一幕﹐以月亮在天幕上的游移變化來完成轉移。各景長短﹑輕重由編舞者自由掌握﹐也可濃縮為一內涵豐富而簡短的舞劇。

第一幕 宮廷宴樂
  這一幕以唐大殿為背景﹐高度的雄渾﹑典美交錯﹐洶湧起伏﹐一氣呵成。
 
 
 
大唐朝鼓
鼓從大禁(唐宮殿)內一聲聲傳出,長安街道上的街鼓隨之一聲聲響起,由遠而近。長安在黎明中甦醒。三名鼓吏身姿雄健﹐在舞台後方背對觀眾高舉手臂﹐猛力擊響三面高大的皮鼓。四方迴響起了一陣陣深沉的鼓聲﹐一直傳到遠方。
鼓聲中﹐大禁兩扇大紅門打開﹐太宗領大臣進入立滿了龍柱,煙霧瀰漫的大殿。臣子的行列和聲對位,秩序井然。兩臂垂寬大的袖袍﹐動作簡潔,略似日本恢復的樂舞﹐表現臣子忠貞﹑做而不求的美德。避免壓迫感﹐六﹑七名臣子即可。
 
異族慶賀
突厥﹑吐番﹑匈奴首領身穿鮮艷大氣的胡服,披髮左衽﹑腰配彎刀﹐戴各族奢華的冠帽﹐一一跨大步上前向太宗朝拜。他們輪番在殿前獻酒﹑獻舞﹐各首領奔放的獨舞英氣逼人﹐自有慷慨雄驁的風度。
這一景把遊牧民族不馴的活力﹑特異的美感發揮得淋漓盡致﹐也表現出大唐五湖四海一家的泱泱大風。可參考西藏﹑土耳其﹑哈薩克等民族歌舞。
 
大弓舞
各族首領舞畢﹐太宗拱手請他們入座﹐大臣召入弓箭手持弓飛奔而入。
列成大矩陣的武士手舉大弓,束腰﹑跨步而舞。大唐雅樂的極簡風格加入現代舞蹈的爆發力。弓箭手持弓而舞﹑翻轉﹑奔騰穿越舞台﹐開始了健美有力的大弓舞。
凌波之舞
弓箭手退下﹐舞台上煙霧瀰漫﹐宮女由兩側進入﹐凌波而舞。水氣氤然,舞者以飄移浮游的舞姿表現龍女神秘的美感。
 
霓裳舞衣曲
手持琵琶﹑笛子的女樂進入﹐一邊彈奏樂器一邊起舞。女樂的半長水袖典麗﹐參考畫上的唐女樂。
眾女樂端立舞台後方揮十指彈琵琶﹑吹奏笛子。身穿半透明彩衣﹑水袖的宮女如仙人般出現,跳著名的霓裳羽衣舞。配樂參考原印度樂「婆羅門曲」或後來的清商樂,深具佛教的玄妙。舞者縹緲獨立,如駕雲,如風捲雪花,如乘風而去。
這是第一幕的高峰﹐陣容盛大富麗有如仙境﹐是宮廷舞之極致。
 
李白醉酒
宮女退下﹐大殿上眾人飲酒歡樂。李白恣意狂放地敞開衣衫﹐令妃子為自己斟酒﹐令高力士為自己脫靴﹐醉態可掬﹐盡現詩仙本色。
李白一人離開宴席﹐脫下罩袍﹐穿一襲白布衫在老松下飲酒獨舞,月下對影成三人。醉步越過舞台。月化身為潔美的白衣仙子自天穹翩然下來﹐起舞高妙的天上之舞。李白凝神而望﹐領受仙子賜下的靈感。而後在仙子的引領下﹐兩人跳別有深意﹐如為天澆灌的雙人舞。詩歌“月下獨酌”以書法打在天幕上。
這一意境高遠的意象結束第一幕﹐以留意猶未盡之意。
 
第二幕 大法度唐人
拜新月
天幕上移入一彎金黃眉毛月﹐一群少女手提金黃﹑月白色燈籠進入舞台。她們嬌羞地弓身拜新月﹐祈求幸福。這段舞表現少女清新的美感,可穿乳黃﹑牙白色長裾,突現少女純潔的情感。
 
麗人行
拜月的少女一一下台﹐披華麗的長肩帶的麗人接踵而上。春天,唐代婦女三五成群出遊,在牡丹花叢裡賞花。抒情而閒適的一段舞﹐仕女散在舞台上﹐錯落有致。她們立起身來緩緩旋舞﹐長袖﹑肩帶飄揚﹐充滿了唐朝高貴大度的氣韻。
一群腰間佩弓的少年策馬飛奔而至,奔入麗人中,哄笑之間把她們衝散。少年轉身拉弓﹑揚鞭而去,意興風發,展現唐朝雄性的生命力和陽剛之美。
 
 
採蓮舞
隨著賞花的麗人退下﹐頭頂垂邊大圓帽的採蓮女一一划舟入蓮池,一朵朵蓮荷﹑蓮葉在她們身邊散開又聚合。眾多小舞者身著蓮花瓣,手持大蓮花葉在採蓮女四周移舞﹐大小舞者之間生動地相互呼應。少女一邊唱歌一邊採蓮﹐蓮花中幾朵白雲的倒影﹐詩情畫意。
如求戲劇性而條件許可﹐小舟或可依民間跑旱船風格﹐樸拙的紅綠色彩布船套在採蓮女腰間﹐隨舞而左右晃動生波。
 
辛勤興邦
採蓮女朝左移動﹐衣飾﹑容貌各異的唐人三五成群出現在舞台上。他們之間自然交錯﹐如眾人來到蓮池畔。男女老少肩挑籮筐,推雙輪車,牽小孩,手持紡輪﹑趕羊,從四方兩兩相繼出現﹐自然而有序。小販把什貨拿在手裡叫賣。小孩跑跳﹑老人駝背拄枴杖慢慢走過﹐仿若清明上河圖裡的一段畫。
人群後退﹐露出一片空地,勞動的眾人開始了活潑的踏歌。大家手牽手﹑腳踏地,邊歌邊舞。眾人圍在一旁觀看叫好。
市井藝人穿插獻藝。可安排雜技如踩高蹺、翻跟斗、公孫大娘劍器舞﹑酬神面具舞,偶戲如鳥舞﹑鳳凰﹑麒麟舞等。遊戲的喜感多於表演。一頭布紮的大偶鳥穿行起舞。獨角的綠麒麟如黃鬚舞獅,造型童稚而有古風。可大膽發揮想像力,重現唐代遍地開花的藝術風華。越古樸越好。
 
禮佛
穿金黃袈裟,舉經幢,手捧蓮花的比丘﹑比丘尼魚貫穿過歡樂的人群。眾人停下來﹐躬身而拜。這是寺廟前的獻花﹑禮佛之舞﹐以肅穆之美來體現神佛的神力。節奏緩慢,素美,如凍結在時間之中。眾比丘﹑比丘尼莊嚴挺拔﹐如佛經上的字身披金光走下來。
樂﹑飛天一身佩戴瓔珞,梳高髮髻,穿越舞台輕盈而舞。偶鳥﹑綠麒麟穿梭在眾人當中﹐突現萬物蒙福,慈披天下的喜慶歡騰。飛天緩緩旋舞﹐紫藍色肩帶盤飛﹐太宗﹑眾比丘穿過飛天﹑百姓來到舞台前景,太宗置身眾人之間,如神佛下凡。
這一景莊嚴神聖而又熱鬧歡樂﹐一切有緣眾生如蒙佛恩浩蕩﹐欣喜天真﹑禮贊生命﹐一如留存在永恆中﹐人們深深緬懷的盛唐。“盛世天朝去﹐轉眼千百春。何處尋太宗﹐大法度唐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