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夏禱  >  小說創作
舞劇:六月雪

41072

舞劇:六月雪

第一幕

天幕上,夏天天空濃密的雲彩。舞台上幾株茂密的大樹、小橋,幾戶人家的紅門、瓦屋。

一名女舞者穿樸素的淡色連身衣裙,背一大竹簍翩然起舞。莊嚴而愉悅,任重而道遠。

舞台上是穿梭的路人,穿着樸實的鄉間衣服。女舞者取下竹簍擱在地下,從簍中拿出一朵朵白色、紅色大蓮花,遞給每個人。路人只是走過。她一邊舞蹈,一邊給人蓮花,神情喜悅而祥和,像是她正在贈人一件慷慨的禮物。深刻的善使她在空間以美善的姿與音樂一般移動,如同滿溢的器皿。她與眾不同的舞姿使她和周遭的人如處於不同的空間。

有人揮手拒絕她,有人推開她,指責她,把蓮花拋到地下、扔到她臉上。她微笑地拾起花來,把花拂拭乾凈了,舞着,送給下一個人。有人愉快地接過蓮花,把花或依在自己頰上,或抱在胸前旋舞。

舞台上得到蓮花的人隨意聚成三五小圓圈,持花而舞。人們把花舉在頭頂、胸前,翩然而舞,像是在慶祝甚麼。小孩天真的興奮溢於言表。女舞者穿梭在人中間,依然遞給路人蓮花。

天幕漸漸暗下來,人們以不可察覺的速度一一退下舞台,路人漸少。女舞者背上竹簍,以同樣喜悅、莊重的舞姿下台。

第二幕

天幕換上了漫天星斗的夜空。舞台黯淡,偶爾走過三兩路人。對於黑暗,他們表現了畏懼。小孩緊牽母親的手,緊依她身邊,低頭快速走過。有人停下來凝望夜空,像是看一個不可解的謎,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物。人影走過舞台,像是迷失的桃偶。

女舞者手拿一盞大白燈籠,背上依舊是大而重的竹簍上台。她把燈籠掛在樹梢,卸下竹簍,從簍里取出了一盞略小的燈籠,把它點燃了,掛在另一株樹上。又取出兩盞燈籠,掛在人家的紅門上。燈籠造型單純,如元宵節小孩點的紙燈籠,為白色、金黃色,以突顯光本身。

有路人走過,她遞給他們一盞燈,和他們一齊點燃燈芯。路人拿明亮的燈籠走過舞台,照亮了路,他們的神情姿態顯得遠為篤定。女舞者純真、美善地舞着,有源源不斷的善和希望從她的體內流出,和燈籠柔和的光融為一體。逐漸,舞台上掛滿了金色、黃色、白色美麗的燈籠,在樹梢、人家門前、牆上,和天幕上的星斗輝映,溫暖而明亮。人們不再畏懼黑暗,舞台上三三兩兩路人絡繹不絕。

突然間,五、六名黑衣人闖入舞台,把女舞者粗暴地捉住,拿繩子捆綁她,把她拖下舞台,一路揮手把燈籠一盞盞打到地下,光熄滅。事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發生,叫人來不及看清,有如一場惡夢。路人飛奔而走。舞台空洞無人,剩下三兩盞燈籠孤單地掛着,竹簍傾倒地下。

第三幕

女舞者雙手朝背後綁着,捆在一根大柱子上,衣服破損,沾滿了污垢。然而她的身子筆直挺立。一根大光柱從舞台上方打下來,照在她的頭頂,她的身子浴在光中。

兩個人一左一右站立,他們的臉上、頭上前後各戴一彩色面具,臉上的面具猙獰、頭上的咧嘴假笑。一穿豹子皮、一穿猴子皮,腿穿納粹黑皮長靴,手拿粗長的鞭子,一下下揚起來,重重揮打。這兩人的造型有超現實的味道,他們的腳在地下重重地移動,不斷隨鞭擊而變換方位,頭上的兩個一猙獰一偽善的面具也隨而轉換着輪流朝向觀眾,使人不寒而慄。他們的身材高大健壯,體型結構接近完美,獸皮鮮艷貼身,傲然、冷然挺身而立,恍若人獸。跳躍如虎豹猴子,卻又添了藝術化的風格,身體和鞭子合為一體,華麗地後仰、前撲、抬腿,左右舞動。他們身後的長尾巴隨動作而舞動。

一雙鞭子舞起來,重重打在地下、空中,畫出一道道弧形,鞭鞭虎虎生風。女舞者的衣衫上出現了一條條鞭痕、血痕。她始終直立在柱子前方,並不移動、掙扎。她的臉直視前方,神聖不可侵犯。有時候,她的表情幾乎是溫柔動人的。光柱籠罩着她,使她浴在光中,如一座雕像。

空中出現了一雙長尾彩鳥,在鞭子揮舞的地方翩翩飛舞,圍繞在她的頭上、身邊飛旋,飛到每一次鞭子尖落下的地方,守護她。在這殘酷的刑求中,她挺立不動,唯有她的衣袍逐漸碎裂成片片。更多的鳥兒飛來,彩色繽紛的鳥兒飛在舞台、天幕。空中充滿了鳥金質的鳴叫。這一刻如同永恆。

音樂的不諧和音、顫音同時加強。人獸的鞭子之舞瀕臨瘋狂,他們快速旋轉、換位,鞭子的抽擊達到頂點。鳥兒們紛紛飛去。就在一切即將到達崩潰的臨界點時,女舞者雙手掙脫捆綁,離開柱子起舞。

那是痛斷肝腸的悲愴之舞。可以這樣詮釋:這是女舞者悲慟的靈魂之舞。人獸退位,音樂轉為蒼勁深沉的馬頭琴,她隨顫動的弦在舞台上飛奔、旋轉,扭身,祈求。這是精神的掙扎。為了保全自我的掙扎。這是善在面臨絕對的惡時的困頓、詢問。肉體和精神雙重的極度痛苦,對自由的渴求。痛楚的重擔超過了她所能承受。這一隻舞充滿了張力,扣人心弦。

女舞者逐漸和自己取得了和解,她的姿與恢復平和,似乎得到了甚麼啟示或體悟。慈悲再度充滿了她的心,她的神情恢復了堅毅、聖潔,一步步返回柱子,雙手朝後扣住,依然如前挺立。

音樂回到柔和的和弦。光柱逐漸黯淡,塵埃在光柱中漫飛。她一人在舞台上佇立。音樂如海潮一般深沉、朝空間擴散,舞台一絲絲黑下去。

尾聲

天幕漸漸亮起來,夏天暴風雨來臨前的景象。朵朵厚重的雪雲堆疊,奇特的強光在雲后瀰漫、移動。舞台上只剩一根柱子。

雪從天降下來。天幕上開始飄雪,同時天空保持夏天明亮的色彩。大雪在低沉的音樂中緩緩降下來,飄滿了整座曠無人跡的舞台。
 

 

原刊正見,2007年09月19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04/12 04:21:27 AM
如此细腻的电影文学,改成剧本就可以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