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夏禱  >  文章
神聖藍圖

41100

神聖藍圖

           -法輪大法迫害十年祭獻
 
 

這世界正在經歷一場海變。表面上﹐物質和欲望依然統領一切﹐然而在歷史的潛層﹐一場變革已悄悄發生﹕這世界正在從每一個角度脫胎換骨﹐以迎接精神的全面回歸。
 

 

就在人們確信宗教已成為邊緣化的人類遺產時﹐一場炙烈的宗教復興在亞﹑非﹑拉丁美洲和前共產國家展開。同時﹐半世紀以來﹐引領潮流的科學界已默默轉向﹔在量子物理進入奧妙的亞原子世界之後﹐物質﹑精神的二元論已悄然坍塌。乘在新科學初鑄的一雙翅膀上﹐超心理學果敢地進入了不可視的精神世界。對於真實﹐人們抵達了迥異的理解。
 

 

          這是一個正在迅速浮升至表面的事實﹕我們生活於其中的﹐唯物質馬首是瞻的世界正在悄悄變舊。一個全新的﹐朝著精神回歸的紀元正在升起。
 

 

         在這转捩點﹐中國﹐這碩果僅存的文明古國﹐扮演了什麼獨特的角色﹖當世界把中國視作救命的一根稻草﹐鮮肥的塊肉﹐什麼是屬於它最深沉的真實﹖
 

 
 

1.無牆的監獄

 

           在最真實的意義上﹐當今的中國是一座無牆的監獄﹐其中生活著是囚徒也是獄卒的人民。人們隨著巨大的國家機器運轉,監視﹑制約彼此﹐在意識形態的陰影下呼吸﹑行走。這一座無形的監獄沒有邊界﹔即使人們離開祖國來到了自由世界﹐一條無形的繩索牽繫了他們的思維﹑決定了他們的行為。這一座隱形的監獄無遠弗屆。因此﹐它的監控難以逾越。
 

 

           遠遠超過對虛擬空間的監控﹐從最深層的心理到身家性命﹐人民遭遇了無孔不入的禁錮和剝奪。從文革﹑六四到改革開放﹐一步一步﹐人民被迫放棄自己最好的那一部份﹐放棄對正義﹑自由的渴求﹐把精神遺忘。這是在後極權統治下的生存之道。
 

 

追憶六四民主運動時人們如江濤滾湧的熱血沸騰﹑正義凜然和無私奉獻﹐我們不無悲痛地判斷今天的人民不是他們所應是的﹐卻是國家意識形態下殘酷的鑄造物。是靈魂受到了掠奪的生命。這個以坦克碾過百姓而失去了合法性的國家以謊言治國﹐把人民囚禁在普遍的虛偽之中﹐和真實隔絕。
 

 

正由於它是隱形的﹐這座監獄把鐵欄杆刺入人們心中﹐從內部把他們改造﹐直到他們成為另一種人。在這一意義上﹐毛所說的“改造新人類”﹐不幸﹐已告功成。從這座無形的監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寫向世界全體人民求救的信。在信的末尾﹐他們慎重地簽上自己的名字﹑身份證號碼﹐那多麼像是一長串求救信號﹐又像是國家監獄中囚徒悲慘的編號。
 

 

            在改革開放四分之一世紀之後﹐玻璃大廈包裝的城市把這座監獄的本質隱匿地更深。豐盛的物資和國家機器聯袂打造一座享樂主義的牢籠﹐當這披上資本主義光鮮外衣的共產極權把近兩百年來的恥辱拋棄身後而躋身世界列強﹐這座牢籠就固若金湯﹐難以識破。我們進入物的統治的時代﹐在與時俱進的國家意識形態下再度把真理遺忘。
 

 
 

2. 信仰的人們

 

           這或許是當代最大的悖論﹕在這精神被禁錮的中國大地上﹐出現了規範龐大的宗教復興。從基督教﹑天主教到橫空出世的法輪大法﹐數以億計的信徒穿過這座與真實逆反的牢籠﹐尋覓屬人的終極真實。
 

 

            近二十年裡﹐中國大地上出現了這樣的景象﹕簡樸的教堂中﹐人們一次又一次舉起手臂﹐豐盛的淚水泉湧而出﹔寒冬落雪的廣場上﹐千萬衣裝樸實的人們高舉雙手煉功﹐沉默而又專一。在這把真象隱瞞﹑把精神消滅的國度﹐人們付出所有以把迷失的真我尋回。而當他們一旦識得了更高的真實﹐並為信仰純粹的力量觸摸﹐這些潛在的囚徒蛻下無形的囚衣﹐成為堅忍不拔的信仰者﹑修煉人。
 

 

在這座隱形的監獄中萌芽出苞的信仰有一種緊急的意義。它是人們從遍在的虛偽中闖出來的一條自我救贖的道路。在無神論的共產極權之下﹐這一條信仰的道路無比艱辛。
 

 

信仰者與極權的對決足以為鬼神泣﹑山石裂。世紀之交﹐一場挾帶最新科技的宗教迫害揭開序幕。在中國﹐出現了缺乏交集的平行世界。出現了從陽光下消失的﹐恐怖打造的世界。在修煉人深沉如大海的信念面前是極權者的極度恐懼﹕這是黑夜對天光的畏懼。從這恐懼中誕生的迫害﹐因此﹐抵達了瘋狂。
 

 

在來自生命深處的信仰引領下﹐人們釋放自己被囚禁的生命。在最深刻的意義上﹐這是一場人的生命重生的戰役。這重生是如此困難﹐信仰者在獄中承受非人的酷刑﹑獻上自己的生命﹐為了讓中國從精神的荒漠走出來。這是一場莊嚴的祭禮﹕以蒙受最大侮辱與損害的肉體﹐我們把民族蒙塵的精神拯救。在把人變得非人﹐精神被閹割的中國﹐這是唯一的拯救之道。
 

 

在歷盡劫難的獄中﹐一名修煉人寫下了這首詩﹕
 

 
 

 
 
 

我來到這裏
 

 
 
 

用我生命裏的一段光陰
 

 
 
 
 


 

 

來贖你的靈魂
 

 
 


如果你願意
 

 
 


從此
 

 
 


他就是我的了
 

 
 


你要為我好好將他保管
 

 
 


不要讓他再破損
 

 
 


不要讓他再蒙塵
 

 
 


等到那一天
 

 
 


你將他帶來,完好地交給我
 

 
 


我便將他完好地
 

 

               
 

 


歸還與你
 

 
 
 

我來到這裏
 

 
 


為了贖你們的靈魂
 

 
 


用我生命裏的一段光陰…
 

 
 

3. 黑暗的核心

 
 
 
 

極權中國的身份中隱含了一大偽:這幸存的文明古國把二十世紀兩大敵對的陣營﹕共產極權和資本主義經濟不顧一切地綑綁在自己身上,於是﹐一個畸形的連體嬰出現了。
 

 

在這本質性的大偽之下﹐衍生了遍在的虛假。一種狂妄的虛偽蔓延入這場宗教迫害中﹐企圖把信仰釜底抽薪。一名來到海外的基督教牧師痛苦地告解﹕“相信無神論無異於給自己下了一個可以去犯罪的動員令”。在神學院﹐他們被這樣教導﹕
 

 
 

「對於一個愛國的神職人員而言禱告猶如和尚念經…在禱告中運用西方的心理學與催眠術,就是要讓不信的人覺得你真信,而真信的又覺得你比他還蒙福,因為你比他更虔誠。進了神學院便過政治關,首先明白是黨給了我們研究神學的機會,不是上帝…不是上帝創造了人類,而是人類創造了上帝。上帝歷來就是統治者的工具,過去帝國主義利用上帝來侵略中國,今天我們也要利用上帝來『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讓他們所相信的上帝親自收拾他們。」
 

 
 

「你們是以特殊的身份在特殊的戰線上為黨和人民服務的群體,是不穿制服穿神袍的祖國衛士;所以必須時刻警惕,嚴守保密制度,否則必須承擔一切嚴重的後果。」
 

 
 
 
 
 

在中國遍地的虛偽中出現了偽宗教﹐以及其訓練出來的﹐內在分裂的牧師。對千萬名基督徒的綁架﹑勒索﹑酷刑遠不及這內部的瓦解對宗教造成的斫傷。政府管轄下的三自愛國教會﹑愛國天主教會和不獲准註冊的地下家庭教會所受待遇的絕對分野是這一瓦解式的虛偽藏匿不住的表象。這一切或許是必然的﹕唯物主義史觀裏沒有上帝的王國,更沒有彼岸世界的尺度。在獄中﹐施刑的人朝一名吊銬在兩米高鋼筋上的女基督徒嘲弄道:“看!像不像耶穌釘十字架!”
 

 

2008年﹐以一種非歷史的荒誕﹐中共對西藏使出久違的文革式暴力。在凌空而降的恐怖式瀆神氛圍下﹐信仰同時在物質和精神兩個層面上蒙難。在這喜馬拉雅山畔的聖域﹐對於神聖事物的侵凌使得藏人痛不欲生。一把刀刃劃開了高原雪域﹐直搗它生命的泉源﹐把它沾污﹐讓它乾枯。
 

 

對藏傳佛教半世紀以來摧毀式的迫害是對種族的精神滅絕。當佛經被做成肥料﹑鞋子﹐成千座寺廟夷成平地﹐僧尼被迫還俗﹐這摧毀式的迫害已上昇到更高的層次﹐抵達了聖俗的對決。在把一切世俗化﹑偽化的囚籠中﹐神聖的事物沒有容身之處。正是這界定了這座隱形的牢籠﹕它把所有向上升的精神攔腰砍斷。
 

 

世紀末﹐法輪大法這一古老的佛家修煉法門成為最新的被迫害對象。在這場迫害中﹐人的物化抵達了史無先例的臨界點。    
 

 
 
 
 

1999年之後﹐在不同省份出現了有異常裂痕的修煉人遺體。這是人們後來才知道的秘

 
 
 

密﹕在國土偏遠的地下集中營﹐在一間密閉的手術房,捆綁在冰冷的手術臺上,在與

 
 
 

親人音信斷絕,全然孤絕的大痛無聲中,無數的信仰者承受了難以言表的磔刑﹐把

 
 
 

器和生命獻給遙遠的陌生人。他們被掏空的身體即刻推入焚化爐火化﹐剩下的手錶﹑

 
 
 

戒指被焚燒屍體的農民賣掉。

 
 

這是死裡逃生的修煉人的回憶﹕
 

 
 

我經常聽到他們撕裂人聲的喊聲,我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這些學員都被編有
 

 
 
 

號,他們在經過這種酷刑後下落都不明,一批一批的都被挪走。
 

 
 
 

淩晨3點多鐘左右﹐突然緊急集合,全部被綁架的大法弟子被裝進大客車急駛而

 
 
 

去。車上的惡警詭言怪語說:送你們到兩個地方去,一個是馬三家,還不轉化,就

 
 
 

送到另一個地方。那一天大雪封路,車外一片雪茫茫。大客車開了一整天,晚上6

 
 
 

點左右到了一個地方。…車到後,突然出現一個非常陰森的交接儀式,兩方面惡警

 
 
 

各站一邊,儀式凝重、正規。從此以後,很多大法弟子的消息再也沒有了。

 

 

隨器官一起被摘去的﹐是人的生命。無價的生命被忽略不計﹐信仰者的肉身被切割成以器官為單位的物件﹐論價出售。在這混血的共產/資本主義極權國家﹐物的暴戾統治已臻化境。信仰堅定的修煉人被作為一件物體而消滅 - 共產極權對信仰的滅絕片甲不留。
 

 

人的非人化到此已全部完成。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是唯物主義最徹底的詮釋。我們集體來到了黑暗的最後邊界。直到今天﹐人們迴避這黑暗﹐
 

 

探手入中國拿帶血的金子﹔人們進入中國﹐換取延緩性命的﹐一顆陌生人跳動的心臟。黑暗之中還有黑暗﹐把人之所以為人的定義綁架到地獄的邊緣。
 

 
 

4.現代的神話

 

           我們生活在一個現代的神話中。這個神話的締造者是把自己放上了祭壇的修煉人。時常﹐在他們自己的證言中﹐我們讀到了偉大的純樸和不比尋常的堅毅。在他/她們身上﹐我們依稀看見耶穌的追隨者﹕那些樸實的漁民的身影。
 

 

           我們生活在一個當代的神話中。在這神話裡﹐信仰的力量再度證實了自身。像是剛從十字架取下來的人子基督﹐絕食百日闖出勞教所﹐形销骨立﹑受盡磨難的修煉人靜靜躺著 - 這個時代的受難者。
 

 

           什麼才是我們生活於其中的真實﹖站立在人類文明的這一頁﹐回顧這數千年歷史﹐我們參透了什麼愚行﹐獲得了什麼洞見﹖這是少為人知的一件事﹕在二十世紀﹐全世界受難的基督徒人數超過了從羅馬帝國到十九世紀近兩千年間受難者的總和。在同一個世紀﹐尋覓新神學的神學家與謙遜的科學家展開對話﹐佛教成為愛因斯坦所讚譽的﹐與科學發現吻合的宇宙宗教。在傾倒的資本主義華廈的陰影下﹐精神正在重返﹐人們以為死去的上帝再度君臨大地。從天穹的裂罅探下來一隻巨大的佛腳。
 

 

      在這孕藏無限深意的背景下﹐法輪大法出現世間﹐把人的身心洗滌﹐在大地上展現了慈悲的奧跡﹐並以其完整的本體論賦予修煉人堅定不移的信念。正當其在大陸洪傳﹐這一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的法門橫遭磨難﹐至今未已。除了以豐盛的血與淚把這布滿了罪業的大地洗滌﹐這一場迫害昭示了什麼形上的奧義﹖
 

 
 

「對於這場迫害﹐修煉人採取的不抵抗是如海潮一般深沉的,善的反撲。和所有的政治抵抗不同,善的反撲不絕如縷,是可以信任,不可抗拒的。普遍的怨恨的解藥是愛的行為。為了停止施加在修煉者身上的暴力,法輪大法發起的退黨風潮是以一種深思熟慮,甚至“忠誠”的方式進行的。這一歷史事件的特殊之處在於它要求我們對自己忠誠。它引導我們回到內心,讓每個人為自己負責。」

 
 

「這一場迫害證實了中國人在精神信仰上所能抵達的,置之人類歷史絕不遜色的堅韌。而其主要的承受者,法輪功修煉人在絕對的惡面前展現的絕對的善,將成為人類歷史上榮耀的一頁。」(《無牆的監獄﹕中國生存現狀白皮書》)

 
 

當信仰者把誠實﹑美德﹑堅忍放回生活的地平線上﹐這塊土地改變了景致。一根根隱形的鐵柵欄冰消瓦解﹐如同它從來不曾存在。一齊瓦解的﹐是早已超過了自身壽命的共產極權。

 

在迫害十年整之後﹐法輪大法已成為信仰者遍佈五大洲﹐並以殊勝的文化﹑藝術啟迪人類意識的一場精神運動。對於具有敏銳的歷史觸角的人﹐法輪大法是帶領人們步入新紀元的﹐屬於全人類的新信仰。

 

我們生活在一個現代的神話中。這是淵源於不可數算的時間之前的﹐描繪宇宙藍圖的神話。我們正在見證的﹐是這一藍圖輝煌而必然的展現。

 

我們站立在一個新紀元的門檻。在進入這新紀元之前﹐將有狂飆﹑雨雪和雷電把我們從內到外沖刷﹐以無比的慈悲和威嚴。這是我們必須集體通過的試煉。在謊言和真實的生活之間﹐我們必須作出抉擇。這是我們必得忍受的受難。我們被禁錮在一個巨大的牢籠中﹐這個牢籠的看守人是我們自己。

 

          這就是這間無形的監獄的秘密。事實是﹐我們一直把開啟的鑰匙緊緊握在心中。我們加入國家機器的運轉﹑臣服於物的統治越久﹐這場迫害也將越長久﹐我們自我釋放的機會就越加渺茫。信仰者流的血是為了民族精魂的救贖﹔從相反的方向﹐我們必須和他們在半路相會。我們需要行動。

 

           這一場與我們共時的迫害是人類重生前分娩的陣痛。這將是一次萬分艱難的誕生 - 像是在暴風雨中狂嘯著撲打上岩石﹐猛力掙脫海岸的大海﹐它震人心魄﹐緩慢而望不到盡頭。然而一切已改變。仔細看﹐這一座無牆的監獄正緩緩解體在自己的廢墟之上。它的鐵鎖鏈融化﹐消失於無形。

 

      在這精神全面回歸的時間裡﹐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付出了痛楚的代價以贏得未來。以最艱苦的方式﹐他們掙脫那禁錮人類太久的﹐物質和道德上的困境﹐來成就這偉大的救贖計劃。

 

像是通過了考驗的愛﹐信仰證實了自身。人類證實了自身可貴的生命。我們集體穿過最黑暗的甬道﹐來到了驚濤駭浪的另一涯岸。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