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夏禱  >  詩歌創作
“那不符合我們偉大民族的身份”

41639

 

“那不符合我們偉大民族的身份”
                                — 給張鑫
 
“當代的文學深深使我窘迫。”
一雙眼珠陷入漁網,網裏
探出一匹落水的靈魂
這一名悲哀的中國老人
向他破產的後裔要求什麼?
 
“一九四九,我們走上大街把心刨開
直到今天。”老人的白髮一根根豎
凝視歷史過久而生出的恐怖:
“一九九五,鑿開自己七竅的人把姓名
縫入褻衣,賣身來到了沿海。”
老人高大的塔朝地平線傾斜
向我們這些勞苦的人,塔要求什麽? 
 
這裏是中國邊境,明天
我夾在人裏過關
乘火車離去,剩下那一名老人
孤獨的黑眼。還能要求什麼
對這砍伐不死樹的種族?黑眼
墮入了星象和預言的長夜:“那不符合”-
難道他非說出不可?“那不
那不符合我們偉大民族的身份”
 
金色的龍舞起來了,五十六個種族
敲響狂亂的銅鑼、人皮鼓
吞霧嚼火的龍頭舞了起來
蒙古牧人的鞭釋放危險的電流
這些青春男女,帝國漂亮的種子
、轉身跪下自己叫人
嫉妒誘惑的肉體
祭拜金銀的圖騰
 
“那不”他喃喃自語像一株
秋天的樹:“那不符合我們偉大民族的身份”
父母高舉掛在竹竿上的小孩
孩子抹上胭脂的舌吐出悅人的異邦話語
雷電入煙霧使天空受孕
白瞳的嬰兒誕生了
這是誰的嬰兒,睜開它無色的眼
 
“那不”老人的黑眼珠有如冬夜船隻
迷失的海潮:“那不符合我們偉大民族的身份”
和有悔的狂龍攜手離開狂歡的南方
和東方,天空的鳥跡被風吹散
老人的白髮在風中漫書狂草
曾經,這個帝國深深愛慕黑色的狂草
不愛胡人的藍睛金髮
 
這一名悲哀的中國老人
在黃昏佇立的頹危的塔
與我偶然相遇,撞擊出聲響
明天我就要乘火車離開
文明不可詆毀的三種速度
天空的鳥跡在風中
無人注視的地方凝固
停駐,神祗遺棄的石柱
 
1996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