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夏禱  >  中國檔案
【中國檔案】來自PRC的間諜牧師的告白

41665

 

两位华裔基督信徒的故事

余存恩
 
不是上帝创造了人类,而是人类创造了上帝。
      上帝历来就是统治者的工具,过去帝国主义利用
           上帝来侵略中国。今天我们也要利用上帝来: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好好的教训教
训那些自以为聪明的老外。 」
「他们不是信上帝吗?那麽,我们就让上帝亲自来收拾收拾他们。」
 


       午夜收到基督教朋友的来信,读完才明白中国大陆宗教信仰的真实状况,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是这样!」文中所提到的大陆三自教会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简称,也是大陆唯一合法的基督教会。因为篇幅关系略有删节。

 

 
        去年回大陆探亲,偶然受一个弟兄的托付去探访了几位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
2002年8月30日上午10时许我到了湖南湘潭市的和平街,此街长达1公里左右;由于没有王家的门牌号,只好一家接一家的询问。两个小时后,把整条街都问完了也没有找到。吃过中饭,我便深入到小巷内,专找50岁左右的长者询问。曾两次找到王姊妹家的附近,还问到过王姊妹的家娘(即丈夫的妈妈),老人近80岁,在守公共厕所,可是都说不认识她。我发现一个规律:在她家附近的老人一般都反问:「你找她做什麽?」然后再反复的打量我,看著我。我意识到王姊妹就住在附近,这些老人都认识她。
于是我选择了一处偏僻的人家,找了一位老太太继续问,老人说:「你来了几次了,到底要找她做什麽?」我心里很高兴,反复解释是受教友之托,只是来看一看王姊妹的家。老人说她被国家关起来了,一直在坐牢。是因为信上帝,好多年没有回家。现在的家很困难,她有两个小孩,大的是男的,小的是女儿,都是大人了。她的丈夫现在又找了一个老婆,还生了两个小的。我问老人家如何才能找到她家。老人说:外面这个守公厕的老太婆就是她的家娘(婆婆)。
         经过约6个小时的寻找,终于找到了王姊妹的家。一进门便说明来意:「我是来看望王姊妹的孩子的」。这家人很冷淡,说王有恩不是这里的,要我快点离开。我只好又来到公厕处,与王的婆婆拉起了家常。老人开始不肯说,我说您老放心,我是受美国一位很爱主的弟兄之托,特意从很远的地方来看望您老人家和王姊妹的孩子的,我们想给你们一点帮助。由于老人听不明白「帮助」是什麽意思。不太理会,我就悄悄地告诉她:是给一些钱。老人终于明白了,就回家去了。带著现在的儿媳和王姊妹的儿子来到了公厕,我看到来来往往的人较多,就对他们说:「我从很远的地方来,是客人,能不能到你的家里去坐一坐?」
我到姊妹家的第一印象是贫困,少见的贫困。我逐步问及王姊妹及其孩子的情况。王姊妹是再婚,儿子是与前夫生的,后带到了汪家,女儿是汪家生的。汪在武汉打工,女儿到父亲那里去了,在这两天就回来上学。目前,王姊妹的两个孩子由父亲及奶奶、还有后妈带养,全家共七口人。我就把3000元人民币交给了王姊妹的儿子(现叫吴伟,跟后妈姓),写了收条,就怀著一颗沈重的心离开去了溪口。路途中忽然想到:如果一个自由的基督徒愿意天天为一个不自由的基督徒祷告;一个自由世界的基督教家庭愿意天天为一个受逼迫的基督教家庭祷告;一个美国的教会愿意天天为一个中国的家庭教会祷告,并以实际行动去帮助他们。形成一人帮一人、一家帮一家、一个教会帮一个教会的,名副其实的基督大家庭;始终保持联络、随时曝光,真正做到像耶稣爱我们那样去爱弟兄姊妹,当局肯定不敢再任意的欺负我们基督徒了。
         第二天下午,我又一次来到了王姊妹家,想看看她的女儿是否回家(学校明天开学),结果没回。尽管这次全家人都很友好,为了安全我没告诉他们是「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的一位弟兄给的钱。离开时,王姊妹的儿子送我出来,陪我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这孩子很懂礼貌,是一个漂亮的小家伙。他说妹妹很聪明、也很漂亮,可惜这次没见到。
我说:妈妈永远是妈妈,这一点要记住!何况妈妈没做一点对不起良心的事,是为了主。要知道,人不可为了改善生活环境来信主;耶稣不喜欢那样的人,喜欢实实在在的背起十字架来跟从他的人。因为十字架很沈,为利益信的人都不肯背,只有真心爱主的人才背;这就是进天国「窄门」的难处和真理,你妈妈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主特别眷顾她的孩子,就差人来看你们。你该为有一个这样的妈妈而自豪才对呀!话没说完孩子就哭了。我也很感动,红著眼说:下次一定会再来看你们的,望你们兄妹多读圣经,领受神的旨意,去爱那些跟你们一样,父母为主坐牢,年龄小,没有生存能力,那些比你们更需要帮助的孩子们。去爱那些人们连看也不愿去看一眼的人,主必会喜爱你们!孩子泪流满面轻轻地说:我们这里有好多这样的孩子,感谢主!我们一直是在互相帮助的。
         谢谢美国的叔叔阿姨们爱主的心,谢谢!我在湘潭住下了,因我曾多次经过这个城市没机会停留下来。这次想顺便看一看,了解一下市民的生活与信仰方面的情况。便选择了几个人多容易答话的场所,如餐厅茶馆等,晚上去了地下教会,一直交通到天亮,还意外的见到一个从美国回来的三自教会的牧师。所获惊喜!出乎意料,既精彩又深刻。使我这个所谓哲学博士深深的意识到真正有智慧的中国人其实在民间,因为只有他们打心眼里敬畏上帝。那些看上去没什麽文化修养的市民说起话来比专家学者们还有份量,专家学者的话多半经不起反驳;而这些人的话则无法反驳。
      听听他们的说法吧,他们说:政府天天喊宗教信仰自由,其实傻瓜都看得出是假把戏,说一套做一套。对地下教会的人下手那麽狠毒,简直比当年对付反革命还要阴狠。当年对反革命乾脆得很,说你是你就是,连国家主席也不例外。如今手段高明得叫你模不著头脑,一面喊宗教自由,一面把你往死里整。共产党的欺骗宣传真是顶呱呱,世界一流。如今三自教会常常把外国的宗教领袖们弄到各处教堂里去走马观花的转圈,老外看到这麽多中国人信了他们的上帝,简直高兴得连嘴都合不拢。再把中国菜一吃,高级酒店一睡,与高官们再来个合影,最后再把高级礼品一送,仆人就把上帝给忘了,成了魔鬼的耿朋友。回国后就成了长征的宣传队,革命(谎言)的播种机。我们想找机会把真相告诉他们,一来不懂外语,二来一些会说中文的老外竟反驳说:难道我们是瞎子吗?二十年前外国人只能以旅游者的身份偷偷的来打听中国教会的情况,现在中国主动邀请我们进来,而且随便去哪个教会。
我们说那全是政府的教会,别看他们满嘴的上帝、神、耶稣、主,宗教仪式搞得也很正规,甚至讲究,但忌邪的 神不可能住在里面。因为那里是为无神论的共产党装门面,专门制造信神自由的污秽场所,比耶稣说的「贼窝」还要贼窝,是打著宗教反宗教的国家专职机关。里面的牧师及一切「神职人员」都是在党的栽培下任命的。党给了他们一个铁饭碗,就是恩比天高的衣食父母,党才是他们的救主。党很现实,动真格的,所以比神大。他们的信仰和抱负是怎样才能成为党得心应手的工具,而不是神的器皿。
你们应该去看看真正的基督徒,那些在家庭教会受逼迫的才是你们的主内弟兄姊妹。想不到外国人居然说:共产党既然已经改变了,我们为什麽要使他难堪,迫使他们倒回去呢?可怜啦,当年那些甘愿为中国人奉献生命的传教士们已经都死了。如今的宗教领袖嘴里虽然说得漂亮,但只要对照一下他们的行为,一切就清楚了,他们其实根本就不想关心中国基督徒的死活。如今这个利益至上真是害死人啦。
        三自教会里也讲爱,但不是爱 神、是爱人、爱世界;拼命号召信徒们爱心奉献,集资,又找外国教会要钱来到处盖教堂。选拔培养大批的年轻人白天黑夜的去背圣经,几年后又是按立,又是册封;把一个个青年人变成了像模像样的牧师,神父等神职人员,其实都是共产党手里的工具。一位83年信主的老基督徒说:我的一个儿子就是这样变成牧师的。他那时神气得很,在街上碰到父母连招呼都不让打;不许父母去地下教会,又打听谁是带领。要父母去他们的大教会,规定只能坐在后面,不要说是牧师的父母,因为在教会里没有父母只有弟兄姊妹,耶稣就是这样做的。你们看这是什麽牧师嘛。多年来我和老伴天天祷告,可是越祷告他越是凶,6年前乾脆就不回家了。有一天忽然听说儿子已经到美国拿博士去了。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天天盼著他长大,拼死拼活的供他读书,想不到进了神学院,就把一个好端端的孩子丢了。也不知道他在美国什麽地方,一点音讯没有,老伴常常一面哭一面祷告,眼睛都快哭瞎了。今年大年三十那天儿子终于回来了,一家人哭成一团,感谢听祷告的主!这才像是一家人啊。
这位老基督徒的儿子不仅同意见我,且意外的讲述了他这些年来的苦衷以及认识 神的漫长过程。他承认三自教会敢于利用神来反对 神是他曾经执意走向毁灭的原因。他说相信无神论无异于给自己下了一个可以去犯罪的动员令,因为既没有永生的盼望也没有后果嘛,只要对前途有利什麽事都干得出来。
 
 
与魔鬼脱离关系
        老基督徒的儿子说:哪个三自的牧师敢凭良心讲话,那不是自找麻烦吗,如今中国实际比美国还要开放,什麽污七八糟的事都可以做,惟独不许讲真话。几十年来,精心制造宗教自由的假相,掩盖其充当政府工具,控制教会的真相;分明是三自教会的本质,谁不知道?只是大家已经昧著良心过习惯了。只是回到家一听到父母的祷告,我的头就痛;与我们的祷告是完全不同的。刚进神学院老师就说明了为什麽要祷告,强调:对于一个爱国的神职人员而言祷告犹如和尚念经,和尚不会念经还叫和尚吗?所以祷告是必须熟练掌握的一门技能。老师教我们练习在各种人,各种场合下如何进行祷告;特别指出要以效果为准,强调在祷告中运用西方的心理学与催眠术,就是要让不信的人觉得你真信,而真信的又觉得你比他还蒙福,因为你比他更虔诚嘛。
          那种祷告纯粹是精益求精的职业训练,心里毫无感觉。父母的祷告不同,虽然我竭力不去听,可怎麽也挡不住,一听头就痛;每当这时我就相信神在惩罚我。而一离开家,看到现实中形形色色成功的,鲜活的人物,尤其是那些经常以宗教领袖的身份去周游列国,到处宣传宗教自由的家伙们一个个都活得好好的,马上就感到自己还是太愚昧了,因为现实一再印证了无神论的合理性。
        可是,一听到父母的祷告头就痛不是又印证了 神的存在麽?我常常心问口,口问心?给自己提过一万个问题。我是谁,是从哪里来,最终会到哪里去?能不能由自己控制去向?人到底是猴子变的还是上帝造的?我为何那麽巴望得到组织的信任,不就是为了前途吗?牛顿,爱因斯坦那样的人为什麽到头来还是要信迷信,难道他们也太愚昧吗?说不定这才是他们最大的一个发现呢,就是发现所谓的「前途」实在是太可怕了!大师们站在人类的顶峰,世人望尘莫及之地所看到悟到的:就是人生一世,奋斗几十年换来的不过是死亡!而且是永远的痛苦与寂寞,再也没有悔改的机会了;因为已经下了地狱。到了这一步,科学大师们才愿意承认天国才是人类真正值得去追求的前途。
        因为,人由灵、魂、体组成,科学无法证明身体的死亡等于灵魂的灭亡;就是说灵魂没死,只是离开了死去的身体而已。那麽,灵魂作为身体的主人、主宰、总指挥或称为控制者;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通过身体去犯的罪,岂能脱得了关系呢?主人当然要承担下地狱的后果。这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天理,就是创造宇宙万物之上帝的律。人类何其渺小脆弱,竟要凭著无知去揣度其不可知的,去改变那不可改变的,甚至想测透上帝的奥秘。我算个什麽呀,一个投机取巧的功利主义者,一个为了前途,证明自己热爱党组织连父母都不认的牧师;一个被安在羊群里的狼,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怀疑和欺骗上帝。
我长期分析中国人的无知是怎样形成的,是宣传教育的作用,还是贪婪的结果呢?中国的宣传教育旨在培养党的接班人,著力点是强调目的与成功;大讲消灭敌人,杀人不眨眼的革命历史(其实就是歌颂成功的恐怖主义)。启发学生为了达到目的,不但要有嘲笑「虚伪道德」的胸襟,而且必须不择手段。要有当年那些老一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大义灭亲,杀人不眨眼,终于成为国家主人的伟大英雄气概。所以要面对现实,死心塌地地跟党走,你只要跟党走,就可以从无到有拥有一切;你离开了党,就要丧失一切。实际上就是启发、诱导、鼓励了人的罪性,完全压制了人类高贵的品质与崇高情感;那些追求自由,善良与正义的愿望。严重地毒化了中华民族的良心!
        为了前途,中国人必须去追求他所耐以生存的社会承认;当这个社会充满了邪恶时,人们自然而然的便成了助长这个邪恶的一分子。而且随著这人的欲望,能力以及成功等得以实现。真正的无知,就是人们拼命地为自己以致后人挖掘永久的坟墓。因为,在无情地生存竞争中人已经彻底地丧失了道德,特别是丧失了对生命未来的思考能力,只顾眼前;结果,这个邪恶势力站上风的时代便造就了一代又一代为前途而奋斗的行尸走肉。
         我的情况一点也不例外,大致是进了神学院便过政治关,首先明白是党给了我们研究神学的机会,不是上帝,并要求学生回答类似问题。反复教导不是上帝创造了人类,而是人类创造了上帝。上帝历来就是统治者的工具,过去帝国主义利用上帝来侵略中国。今天我们也要利用上帝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些自以为聪明的老外。
他们不是信上帝吗?那麽,我们就让上帝亲自来收拾收拾他们。所以你们一定要为中国人争口气,要努力研究圣经,直到完全掌握圣经;要炼出倒背如流的功夫,一定要超过那些过惯了闲散生活的外国牧师的水平。只有这样才能叫他们服气。表现突出的,我们还要送他到世界上最有名的神学院去深造;不过,要凭实力让外国人来出这笔学费。你们就是走到天涯海角,永远也不要忘记是国家呕心沥血的培养教育了你们;你们是以特殊的身份在特殊的战线上为党和人民服务的群体,是不穿制服穿神袍的祖国卫士;所以必须时刻警惕,严守保密制度,否则必须承担一切严重的后果。还是那句老话,前途是光明的,任务是艰巨的。
于是,我得到美国一所有名的神学院的博士奖学金。赴美前进行了强化「学习」:布置任务。原谅我不能说得太细,归纳起来就是要努力学习西方神学,成为有真才实学的栋梁之材。要永远热爱祖国、忠于祖国、报效祖国(其实是党)。要广交朋友,特别是在宗教方面有影响力的人物与媒体记者。严禁树敌,一个也不能树。搜集一切有价值的资讯,特别是攻击我国宗教迫害的组织及其资讯来源。要与敌人斗智,要在异教,邪教等方面下功夫,找出突破点;这样既可以搞臭拖垮敌人,又迎合了西方及华人教会的兴趣。为了抵消有关宗教迫害的声音,可以不失时机的发表一些批评中国政府的意见以及案例等等。目的之一是突出中国的宗教政策不管怎麽说比过去好了,之二是建立个人的信誉。要学习人家「领导民运」的成功经验,必要时成立几个相应的组织来取而代之,大造声势,把有关宗教迫害,家庭教会的报道舆论都控制起来。我们有的是人力物力,有的是时间,切忌急躁,要多利用美国人来达到目的等等。
        然而到美国生活几年后,那些虔诚的基督徒对我的冲击越来越大,似乎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在追随我,觉得自己的角色既可怜又可耻。尽管美国也存在基督信仰世俗化,教会管理商业化的问题,比如成功神学,华人把耶稣当成菩萨来求等等。但真是到了审判的那一天,总比我们这些顶著几个神学学位,装得也比谁都信的无神论者的惩罚要轻点。而且,从那些普通的信徒身上你可以明显的感受到爱和公义,意识到上帝为什麽会保佑美国。
也可以清楚的看到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只要他一再地违背 神的律,死不悔改;坚持跟著感觉(罪性)走,就必有意想不到的灾难发生。而那些少数坚持真理的虽然会成为魔鬼的攻击目标,则显示出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进窄门(天国)的绝对性。我几年拒写秘密报告还敢回国,就是忽然间悟到了这个冥冥之中的律。哪里有魔鬼与上帝两面都不得罪,甚至两头领赏的道理。其实圣经以历史,预言,故事,启示等方式早把这些道理都讲了,只是听不进去而已。在路加福音中耶稣曾清楚不过地说:「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总之人无法做到一面与魔鬼为伍,一面向神求平安。耶稣来既没有惩罚魔鬼,也没有一次性地解决人生来就「近视」,喜欢看眼前利益,追随魔鬼的问题。而是替人类受死,并通过整本圣经启示人来背起十字架跟从他,走脱离死亡进入永生的路,并别无拯救的真理。其实,就是自己的路自己走;因为耶稣只呼召,拣选人,不强迫人。何去何从全凭自己的自由意志,所以我选择了永生之路,背起了十字架。
          这位因敬畏神而得救的牧师愿意公开他的姓名,但本委员会的同工们则认为不妥,因为 神还要用他。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