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夏禱  >  七柱殿
夏禱:真善忍美展繪畫賞析

41667

 

真善忍美展繪畫賞析
夏禱
 
 
張昆侖,主佛降臨圖  
 
 
        我們生活在一個現代神話中。這是一個萬有失
序的時代;同時,這是一個奇蹟再現的時代。從最深
的黑暗和虛無中,升起了神蹟奧義。在我們把神忘記
時,神悄然回返,刻下了不可詆毀的印記。
畫的上半部,來自天外的聖王展臂君臨天地。
他踏在腳下的光明雲有如雪塊,他身後的青色大穹、
一朵朵瑞雲和泛金大光由於他的臨在而發出內孕的光
暈,有若宇宙的祕音。那一雙透明泛彩光的大翅膀朝
上舒展,孕藏大能與慈悲的翅翼統領整幅畫面,賦予
畫非凡的力度。他掌上打出的光柱穿越層層空間,穿
透了下界的黑暗。
       隨著向下的光柱,一圈圈透金的光圈散布十方世
界,象徵主佛以洪大的慈悲降臨層層空間,與眾生結
緣,以成就這艱難的救度。
      在第一層世界中,穿古袍的人們雲集在光圈下
方,雙手合十,中間是一卷莊嚴的誓約。什麼重要的
事正在發生,在宇宙中留下了這永恆的影像。
      往下,身形更小的生靈跪拜光圈中的聖王,有
人上前獻禮。簡潔有致的幾筆把一個世界呈現。右下
方,一群遙遠的生命立在雲朵上,筆直朝光圈奔來。
     再往下,色調轉暗。灰暗中,一個個微小的生命
或列成大小矩陣,或三五成群,以一種奇妙而虔敬的
姿勢跪拜在地。光柱穿透這昏暗,一直到最昏暗的下
界。
      如何訴說天宇壯麗的歷史?久遠之前,主佛來到了層層
世界,和其中的王許下盟誓。人們發誓一起下世,並在宇宙
成住壞滅的最後時刻作出正確的抉擇,把自己世界裡的生命
救度。
       這是一個大膽而必要的行動。蒼穹之頂,聖王以洪大的
慈悲召喚眾生。這是宇宙重整,乾坤再造的時刻,無量世界
中的生命參與了這偉大的救贖計畫。一切聚焦在披一身白衣
的聖王身上:他挽救生命的意志貫徹了全宇宙。
        不可否認,這個現代神話有若天方夜譚。為這奇妙的神
話做後盾的,是大法弟子在迫害中不變的堅忍。是這幅畫中
一無偽飾的,純粹而至高的美善。大法修煉人所體悟的,時
常,達到了使人潸然淚下,奧祕的境界。其中的祕旨深意超
出了世上一切的圖象,超出了人間一切的言語。
 
 
 
■保外就醫,董錫強
 
        在說到自己為美展創作的繪畫時,陳肖平說道:「這個
迫害是背著人的,很多人都不知道,通過我們的繪畫講出迫
害真相。」這張以大特寫描繪大法弟子之死的畫作,因此肩
負重大的使命。
        畫面把一個悲愴的時刻凝結在淡金和黑色調之中,把觀
者的視線調向老人深邃、控訴的眼神,調向她手上那一張冰
冷的紙。出於這背信棄義的時代,我們受邀成為這悲愴時刻
的見證人。
        在人們視線之外的地方,在中國大地上,發生了這一幕
靜默的悲劇。它是一個為國家機器嚴守的,陽光照射不到的
祕密。畫家把焦距調得這樣迫近,切割了幾乎所有的背景,
剩下這一對天人隔絕的母子。母親蒼老、絕望,她深陷眼眶
的雙眼眥裂。兒子年輕俊秀,沒有了呼吸。他仍然鮮嫩的肌
膚上泛一層不祥的黑色。一隻枯掌撐住逝者年輕的肩,手掌
的溫度碰觸冰冷的肌膚,形成讓人倒吸一口冷氣的對比。
        修煉人胸上的那張紙把他和老邁的母親隔開:保外就
醫,這是勞教所為了避免負責任而在大法弟子垂危時發出的
一張通知單,然而很多時候,當家屬趕到勞教所,接到的卻
是一具冰涼的屍體。
         這是無數大法修煉人的至親的遭遇。他們只能把它活
生生吞下去。沒有控訴的地方,沒有求援伸冤的地方,甚至,
沒有流淚的地方。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在老婦人深邃的眼中,
畫家沒有畫一滴淚。灼熱的憤怒蒸乾了所有的淚水。面對這
沒有解釋,沒有因由,沒有尊嚴的死亡,懷抱這依舊柔軟,
卻失去了一切希望和未來的肉身,憤怒超越了悲哀,灼傷了
老婦人的眼瞳。
        一件從未發生的事情發生了:凝視她深陷在歲月刻痕中
的悲憤、絕望的眼神使我們的眼睛疼痛。做一名從世人眼前
隱匿的悲愴時刻的見證人,我們發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們見證的,是這時代不能忘懷的、沉痛的祕密。
 
 
 
 
 
 
 
 
 
 
 
 
李園,蒙難在中原 
 
       這幅如同舞臺劇的繪畫有一種強烈的宗教感,在「真善
忍美展〉中獨樹一幟。修煉人身上的光和背後的黑暗對比,
形成一個簡潔的,以發光的白布為襯底的十字。
       靜臥水平線上的,是逝去的大法弟子。健壯的身上是青
紫和血跡,眼上蒙著象徵極權謊言的布條,手上是撕裂的洗
腦書。這張紙告訴我們:他由於拒絕放棄修煉而亡。他身邊
的妻子手握胸前,形成另一個十字。兩個十字輝映,和畫中
對比的光暗一起,構成了這幅深具古典精神的繪畫。
        畫家這樣說:「十字是代表永恆。」大法弟子的死被賦
予了永恆的意義。發光的巨大白布從他身上垂落地下;接續
他的生命的,是端坐白布上的妻子。她的全體都是活的:她
緊握的拳頭,並立的雙腿,結合了悲憤和決心的神情。這意
味深長的神情充滿了藝術的張力:面對絕境,她生出了劍一
般凜然的力量。
        這幅畫是以複聲式的對比構成:黑暗與光,生與死,陰
與陽,黑青與鮮嫩的膚色,悲痛與堅強,溫柔與力量。最後
這兩組對比結合在畫中女子一人身上,形成了深刻的內涵。
永恆的十字:從黑暗和死亡,畫家提煉出這永恆的十
字。和希臘悲劇異曲同工,這幅畫擁有洗滌和昇華的能量。
從全然的黑暗、青黑色死亡、女子鮮活的肉身、她的痛苦到
她內在生出的力量,這幅細膩而深刻的畫一層層朝前景推
進,通過藝術的煉金術,提煉出堅實的,對抗死亡的力量。
 
 
 
 
悲喜淚,張昆侖
 
       這幅畫出現在二十一世紀初。無論是色調、筆觸
或主題,這畫更接近於中世紀畫家筆下的末日圖象,
更接近波希(Bosch)〈塵世樂園〉中變形、受難的人
體。
         相較於早期揭露迫害的作品,這幅畫已進入另一
階段。畫中,畫家不再表現迫害或死亡的個案。這裡
呈現的是集體的滅亡。是一個我們耳熟能詳的,關於
滅亡與救贖的主題。這幅構圖窄長的畫挑戰我們的美
感,給予觀者獨特的藝術經驗。
        畫面分成上、中、下三部分,以一個大S由上而下
橫貫左右。畫中間,赤紅的大火在半空焚燒,火裡是
一個朝下旋轉、跌落的人體,斷裂的巨柱。往下,腥
紅、烏黑的煙硝中,更多扭曲的人自空而墜,身上、
腕上纏繞紅布。火中,依稀難辨的王冠、器物和人一
起跌落。以一個個頭腳倒懸的人、傾倒的巨柱,畫家
呈現了傾倒的文明和沉淪的人類。
         畫的底部,變形蒼白的屍體、人骨糾結、堆疊,
怵目驚心。右下方,一人掩面奔逃。那是沒有抹除獸
的印記,與惡告別的人。這死灰槁木的灰白色調構成
一座死亡的廢墟,陰風吹拂,猶如地獄。
        畫面上方,雲端上佇立三名神佛。這是奇特的東
西方的混合體:嬌柔的身形和翅膀、權杖合而為一。
凝望腳下的人們跌落翻騰,為火舌吞噬,淚水滑落她
們的臉頰。左側,大法弟子手牽手,竭力挽救生命從
雲端滑落,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在這驚心動魄的大
沉淪中,這使勁拉人的姿勢中有洪大的悲願,一髮千
鈞。
         大法弟子上方,帶翼的生命朝裹在聖光中的世界
飛去。肩披道袍的神轉頭凝視這殊勝的歸位,落下淚
來。神也會落淚。他們的淚落在大地上,形成大海。
凝望這宇宙成住壞滅最後時刻的大結局,悲哀和喜悅
的淚水同時滾落下來。
         在這幅驚人的畫作中,畫家把他所知道的真相如
實呈現。在這裡,「真」裡面包含了所有的善、所有
的忍和最沉痛的重量。我們所能做的,是細心聆聽這
以焦慮的色彩和構圖訴說的真實。
       這幅畫出現在大海嘯、地震、水龍卷、火災不
斷,充滿了末日情懷的新世紀。畫所訴說的,是我們
聽說了很久的末世預言。曾經,歷史上的末日預言似乎
遙不可及;在這文明的尾端,人們開始感覺這一預言的
真實性,以及它不可忽視的臨近。一個神聖的藍圖正在
展現。這裡面有絕大的喜悅,絕大的悲哀。同時,也有
絕大的願力。
         在這些滾入火舌的人當中,有多少是在輪迴中迷失
了的可貴生命?而大法的傳出,正是為了在這迷茫失落的
時刻把人們喚醒,看見自己久遠生命的真相,以踏上那一條
回歸的路。畫中可怕的毀滅反襯出畫家盼望人們醒悟的
心願。
         把這幅畫放入「真善忍美展」的脈絡中,我們看見了一個
完整的救贖計畫,一幅完整的生命隱喻。人類來到了等待千億
年的最後時刻。一切皆有因由,一切皆有始終。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