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奧秘探索
夏禱  >  什麼才是真實?
夏禱:灵魂的归程 - 濒死研究及其意义

43019

灵魂的归程
     - 濒死研究及其意义


随着濒死经验的研究成果愈来愈丰富,人们已经可以面对死亡。

文 ◎ 夏祷

“我以一个第三者的观点鸟瞰下方,仿佛我是空间中的一点,充满了无限醒觉的意识。

“从身体被拉扯出去的感觉不可抗拒地的强烈。我感到一种深沉的爆炸,就如火山爆发,这爆炸把我的身体扯裂,并把我一度认为是自我的本质融化了。我突然变得 赤裸,曝露在整个宇宙的每件事物之中,同时我沐浴在透明的光中,发出这光的事物是如此强大,无法形容,以至于一切的话语都退色、消失。

“它是爱。我融化了,融化在一种爱的感觉中,它比我在这一维度所感觉过的任何事物强烈百倍、或许千倍。‘这是真理--这就是它!’在那一刻,我明白了宇宙:‘这就是真实的我--这就是一切的奥秘。’”

--生命之醒,爵艮森

永恒的灵魂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天,在监狱中,苏格拉底和围绕身边不舍的弟子们展开了关于灵魂的对话。这一次的对话,由于即将降临在苏格拉底头上的非自然死亡,有一种非 比寻常的迫切感。以他一贯的智慧和温暖,苏格拉底一步步辨证了灵魂的永恒、不可毁灭,并最后一次告示他的弟子悉心守护自己的灵魂,以免其为肉体在地上积累 的恶习拖累而无法抵达所有纯洁、轻盈的灵魂终将回返的美好世界。

新学科如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超个人心理学(Transpersonal Psychology)逐渐形成,其中最特殊的当属跨入不可知地域的灵魂学、生死学;这些新学科的分支:轮回、濒死经验研究至今已发展了约半个世纪,各国 学者尽其毕生精力所收集的案例汗牛充栋,并在不同族群的研究对象中呈现不可忽视的范例。由于其所涉及的范畴是现代人讳莫如深的,不可视、不可证,物质世界 之外的不可知地域,这些新兴的学科深刻地挑战了现代人科学倾向的观念,并悄悄把人类封闭日久的意识启迪。

对于我们所生存的,这个极其特殊的时代,我们需要达到更新的理解。就在人类创造了足以毁灭整个文明的核子弹、复制羊桃莉,就在人类深信自己可以操纵基因、 改造生命、摧毁地球而无须付出任何代价的同时,与之平行,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力量,另一群人已悄悄开始了朝内的,人类自我更新的伟大工程。

“我相信……人类整体正在共同奋斗,以唤起一个崭新而更崇高的意识模式……”--濒死经验研究者瑞因(Kennith Ring)

 

光之门


死亡是一扇门,一扇专为我们打造的光之门。前提是,我们必须是自身灵魂称职的看守人。(Getty Images)

由于当代医学恢复心跳、呼吸的先进技术,从死亡的虎口逃脱的人数激增,使得濒死经验的案例随之陡升。

濒死经验在不同族群中相互呼应的内容,它在有这经历的人身上的深远影响,以及这经验本身的庄严、甚至神圣感,都使得濒死经验(NDE ,Near Death Experience )成为相对来说人们较熟悉的新研究领域。

“……如果你能感受别人的感受,一切都变了,你能感受到他人的痛苦,你说的话,做的事给他人带来的痛苦,那种痛苦是那样的真实,感受到这些使我对人与人之 间的关系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从一个更高的视角来看……我完全生活在自我欺骗之中,我简直觉得无地自容,感到一种极大的耻辱,觉得自己是个彻底失败的 人。我记得那是一场审判,但那是我自己对自己一生的审判……

“但我旁边的那个生命一直在那儿,他给我传递了一些资讯,告诉我,不要紧,不要紧的,你只是人嘛!……我无需太自责,我们只是普通的人,做人就是这么回 事。人会失败,人犯错误,人自我欺骗,在这个层面上说也不算错,那是正常的。但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看,那就不行了。我们能做得更好……

“我发现自己在宇宙的最中央,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语言太苍白无力了,我在天宇中,在宇宙的中央,我的周围是很多星星,很多银河系,还有各种星云,那是多维 的展现,非常真切,我身在宇宙中央自由地漂浮着,那是一种令人眩目的美丽,完全的美丽,惊人的美丽。更重要的是我感到了一种联系,有一种光直接联系着我和 这个宇宙中的每一个物体,就像我们是一体。我们紧密相连,彼此相属。那是非常令人感动的,和这整个宇宙联系在一起,和其中的每一个物体联系在一起,我是它 的一部份,它是我的一部份。这是最让人铭记不忘的,那惊人的美丽和我与它的联系……

除了比例极小的,负面的濒死经验外,多数的NDE包括了强烈的,充满了爱的能量的光,一种和谐的,与万事万物的交融,强烈的幸福感,裹在光中的无比慈悲, 有若向导或是导师的生命,以及三度空间的生命回顾。在这些回顾中,没有一个细节被遗忘--包括最细微的思想。有些人在NDE中具有三百六十度的视境角度, 有预知的能力(precognition),并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另外,全知识(totalknowledge)也是濒死经验的一个独特现象,不少人在那 一刻觉得自己理解了万事万物的奥秘。

或许由于他们明白了知识是少数能随灵魂回返家园的事物之一,在濒死经验之后,许多人对知识生出了鲜有的热情,并广泛阅读自己原先一无所知的课题,尤其是新 物理学、形上学、性灵学。在瑞因的研究中,一名原先对书籍及求学缺乏兴趣的卡车司机甚至开始去图书馆阅读量子力学、超心理学,后来并进入大学主修物理。

濒死经验最大的特点是人们在其后的巨大改变,其中包括他们爱的能力无限地扩大了。一名无神论者的艺术史教授思董(Storm)在NDE之后成为基督教牧 师,四处热切地演说自己的经验。许多人改变对生命的态度,从以往对物质的追求转而重视精神性,甚至进而探寻东方神秘主义、轮回这些陌生的领域。在死亡时预 见的未来更成为人们革面洗心的驱动力。有些濒死经验的经历者保持了他们在NDE中的灵视、超感能力,并成为精神医

疗者。


当死亡的谜题渐渐解开后,人们对于宗教便有一个新的诠释。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濒死经验是一生最重要的启蒙,它使他们蜕变成另一个人。更准确的说法是:使他们褪下尘世的包袱,成为他们原本应是的人。多年来,思董牧 师在讲述自己在那短暂的时刻经历的一切时依旧激动莫名,不能自已。这神秘经验的传递中有一种肃穆,而我们必须看见,在这肃穆之后是这些人感受到的,真诚的 而持久的感动。在这里,我们触及了实证科学之外的,属于情感、精神的地域。触及了科学方法无法解释的,人类迫切情感的源泉。

这来自另外空间的感动使我们更真切地体悟死亡是一扇门,一扇专为我们打造的光之门。前提是,我们必须是自身灵魂称职的看守人。


有濒死经验的人触及了实证科学之外的,属于情感、精神的地域。触及了科学方法无法解释的,人类迫切情感的源泉。(AFP)

死亡的天平

从另一个角度看,即使人们以为宗教家所津津乐道、无神论者嗤之以鼻,与现代文明社会格格不入的,野蛮而原始的地狱并不存在,早先范宁教授关于自我欺骗的坦诚告白让我们明白有一座如影随形的地狱,那是我们为自己打造的。它足够从内部摧毁我们,使我们痛不欲生。

让我们再一次援引对于人的灵魂耿耿于怀,循循善诱的苏格拉底:

“如果死亡是一切的解脱,那对于恶人来说是个大好消息,因为死亡不但让他们从肉体解脱,同时也让他们从自身的恶和灵魂一切解脱;但事实是,既然灵魂显然是不灭的,除了使自己变得尽其所能的良善、智慧之外,它无计从邪恶脱身。”

这灵魂最后出路的问题和善恶的命题紧紧交织,并决定了人们如何对待自己的生命。正因为现代人对于灵魂将在死后重生这一绝对真实的遗忘,使得善恶的戒尺失去 了它昔日的规范力。濒死经验的研究告示人们的,不多不少,正是这一简单而使人畏惧的事实:我们所遗忘的灵魂将在我们死去的那一刻升起,带着我们在这一世所 有的恶行和善念,对我们凝望。

当我们对于死亡这一终极命题,这千古以来人类的蛊惑和恐惧,抵达了无限宽广的理解,也许,对于生命,我们同时生出了充满了上扬之力的体悟。这正是濒死经验的经历者以无比的热情和迫切感一遍遍试图告诉我们的,来自另一空间的庄严信息。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