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夏禱  >  七柱殿
夏禱 神韵:新世纪的神圣天启(二)

43028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神韵:新世纪的神圣天启

夏禱

 

 

?"

神韵交响乐团在世界顶级音乐殿堂——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首演。(摄影/戴兵)


神韵

廿一世纪初,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七年来,一个年轻的艺术团巡回世界演出,各大城市首席剧院冠盖云集。这个艺术团表演的是世界上唯一幸存的文明古国殊美的乐舞。没有任何预警,人们坐下来观赏这群来自纽约的年轻艺术家们,却不知为什么泪流满面。

人们叹道:「今晚,我看见了真正的中国。」几乎失落了的文明古国再现眼前。对于曾经痴迷过、蔑视过、击溃过中国的西方人,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在这陷入泥沼的世代,神韵展现了人如何生活在大地上。游牧、农耕的民族奔放地舞跃,与大地亲昵。男子的阳刚、女子久违了的柔美,《蒙古女子筷子舞》、藏族《雪山欢歌》中呈现的性别丰富的光谱,使得后现代主义推崇的雌雄同体相形失色。

 



我们不禁问:「什么样的生活,生出来这样的舞蹈?」在纯粹的民族舞中,我们重新看见了有力而丰富的人。看见了人诚实坚忍的形貌。在宛如末世的今天,神韵喻示了人的复活。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首先,这是一个被西方列强打败,陷入了长久自卑自弃的文明。是一个经历了一场惨烈而持久的文化大革命,自我否定的文明。当这古老文明重拾过去的荣光翩然起舞,那将是什么样的舞蹈?


   

舞剧《开创五千年文明》再现失传的文明盛典。再现象形文字中大写的人。穿华美长袍的人高举双臂前行:东方古国的风采再现,提醒我们另一种生存的风格。另一种身体移动的方式。一名西方观众动容地说:「中华文化是全世界所有人的精神家园。」

现在,神韵把这失落了的精神家园献给全人类。

《大唐仕女》的雍容大度,《大清格格》的贵气,《弓箭》中弓箭手的优雅力道展现了文明的真谛以及不同朝代的美学。这一美学和现代舞的肢体语言形成对立的两 极。《扇袖广舒》中,古典中国独特的美学随着如翼如云的宽袖展现,谕示人曾有过的,源自于天的生活。若是那来自时间的奇妙舞姿探入记忆的深井,或许,我们 能追忆起久远之前的种种。


与人的复活同时,神韵启示我们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人。透过艺术家生动的诠释,勇敢、节义、忠孝、忍辱负重等古老、被遗忘的美德重返,栩栩如生,形成了生气盎 然的生命风格。这不是教科书上僵化了的道德,却是活生生的,是有生命的,也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神韵的乐舞激活了道德的刻板印象,把美德放回了现代人的 心中。

神韵浩大的高科技动态天幕和舞台之间发出来源源不断的能量有如一个活动的大剧场,把人间、天上的疆界一举移除。天幕直达天界,使人的想象力向无极而攀升。人生存的大背景:天地,回到久违了的现代舞台上。同时被放回来的是人高贵的神性,是人以为早已离去的神佛。

「神韵把天堂的光芒带到了这个世界。」这天地合一,璀璨的天幕打开了人们的宇宙观,也打开了人埋藏心灵深处的记忆。

天外降下了来自天界的生命——我们终于看懂了:神韵奔走于五大洲,擘划的是属于人类的一个最新的神话。这神话是生命尘封日久的真相,是以「劫」来数算的,渺茫不可解的过往。在这奇妙的时刻,我们生活在徐徐开花结果的一个现代神话中。

和后现代许多迷离的表演艺术背反,神韵把神放回聚光灯下。这是一个属于少数人的秘密:在我们的时代,再现古典乐舞的神韵恰恰是最前卫、大胆的。正因为其前卫,如何解读神韵是对于深陷现代、后现代迷思中的现代人一个高难度的挑战。

唯有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以最深远的视境来看神韵——唯有重拾古人古朴的世界观,神韵不可尽述的内涵才会向我们展现。

在神韵通天的大剧场中,辉煌的铜管、弓弦编织的交响乐之上飘扬有如天籁的二胡、琵琶、笛子,天衣无缝,丝丝入扣。声乐家洪大、充满了爱的歌声停驻在空中,穿透人的心灵,有如神殷切的呼唤。

201210月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神韵交响乐团举行世界首演。中西合璧的乐器把来自遥远的天音响彻了空间,奏起了人的耳朵从来没有听过的,辉煌的慈 悲。恢弘的《创世》重现了众神如何创下这世界,海潮般一波接一波的管弦乐探入灵魂深处,把人裹在洪大的能量里,携入今生未体验过的大喜大悲之境。 在这起伏跌宕的音之海潮里,东方的弓弦玄妙地丝丝颤动,恍若天籁。独特的古老民族韵味乘在气势磅礡的西方管弦乐之上,向广大、宏观无限延伸。

或许,这是我们一个不失嘲讽的安慰:失之交臂的东西方文明在神韵交响乐团向无限舒展的音乐中相互追寻、问答,乘在彼此的翅翼上:厚实之上是细腻,丰富之上是抒情,明亮之上是振颤。错失了彼此的东西方在这音之海潮中再度寻获了彼此,听见了彼此。

到了这儿,神韵在世界上兴起的文艺复兴翻了新的一页。均衡典美的古典音乐复活;同时,东西方乐器合璧的人类音乐展开了如诗如画、大音磅薄的新篇章,把音乐带入了另一境界。

神韵展现久违了的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彷佛人类失而复得的宝藏,失落的东方古国浴火重生,提醒人们另一个世界的确存在。天道、正义的天平的确存在。神的确存在。神韵,这来自幸存古国的乐舞出现在世界的聚光灯下,有如一串金钥匙打开的一道神秘之门,献给人们一条返回家园的道路。

「神韵所有的节目好像都和我们的记忆相连。」我们从何处来?向何处去?我们应该如何生活?在迷失的现代,有如一个果敢的救赎行动,神韵把人类从一场大梦唤醒。舞台上巨大的能量有如一座金太阳,朝人们切切召唤。唯有这能解释无数的人在黑暗中流不尽的泪水。

这是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现代神话:神韵展开了一本以乐舞写成的天书。天书上,是那为了我们永恒的生命而悉心筹划的,亿万年前定下的神圣蓝图。

 

「全世界所有人的精神家园」

对许多人来说,观赏神韵是一个改变生命的体验。如果我们还不确定神韵正在进行、正在挽救的是什么,来自各民族海涛一般彼此激荡的回响,或许,能道出真相。

不妨让我们来一起聆听七年来,世界上各民族的人们观赏神韵后一波接一波越来越奇妙,越来越热烈的回响。

「神韵播下善的种子,指引人们回归的道路。」

「舞台上的神韵演员把天堂的光芒带到这个世界,用美妙的音乐和色彩把人们融于一体,让人们感到神无处不在。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荣耀!」

「神韵让我们打开多维时空,好像有很多门,一道一道的打开,都是一个个美妙的世界,展现着真相,启迪我们久远的记忆和洞彻这世界的本能。」

「中国文化就是我自己的文化,我自己的根。」

「神韵演员似乎从天国圣典中来,用柔美的身体蕴育着从天到地神圣的一切内涵,来唤醒人们的灵性。人的力量不可能完成这样的演出。」

「以身体的轴线为准,一个人以一个特定的方式旋转就会朝向圣洁,但如果向反方向转,就有了尘世中的亵渎之意。这里所有的演员们都朝向神圣。」

「这场演出将我带入了另一个时空,另一个宇宙时空。这舞台上的一切展示出一股神圣的力量,一股超越人们现有知识的力量。」
「舞台上亮丽得让我就像看见太阳。这绝不仅仅是艺术,更是指导艺术和生活的福音。」

「神韵改变了人的生命,我看到这个世界正在觉醒。神韵是这个地球上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具有启蒙精神的事情。」

「现在的人就应该像神韵所描绘的那样生活。」

「我坐在前排,眼里含着泪,因为演出展现出的人的精神、尊严、力量,还有爱……一旦中国人找到了人类真正的精神,他们会把和平带给全世界。」

「神韵发出的光将我浑身照亮,我想我们都被包括了。太奇妙了,我无法解释,就像在天堂一样!」

「所有的一切都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我的心像要飞出来了。」

「神韵是人类的文艺复兴。」

中国境外的中华文艺复兴

七年过去了,神韵在上百个城市巡回演出,却无法进入中国;在中国行政特区香港的演出也一再受阻。

火烧圆明园之后,以起义、仇外及无数的大小内战,中国人医治自己的创伤。为了救亡图存、赶上世界,中国经历了两回轰轰烈烈的现代革命、十年文革,以及一场现在进行式的,疯狂的经济改革。改革开放30年后,中国终于特技演员一般拔地而起,不顾一切赶上了世界。

2009年,中国砸下450亿人民币,企图在世界夺取话语权。这就是野心勃勃的「大外宣」。三年后的今天,数百家孔子学院在各国名校成立,每年有上万名来自拉美非八十多个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官员、校长、媒体界专业人士飞往北京接受培训,山南海北被拉去参观「真实的中国」。

不费吹灰之力,金子堆砌起来的中国成了发展中国家的楷模,向各民族传授控制人民最有效、与时俱进的法子。

表面上,崛起的中国重拾了她在欧洲中国热时的地位:正如那时的清帝国是欧洲最大的时髦,今天的PRC隐然是世界的最新趋势。各民族前仆后继去北京、上海学习汉语,飞蛾扑火一般飞入了这巨大的市场。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大誖论:左手执鞭子、右手执贿赂,双脚探入非洲金矿油矿的极权中国正在接替她一世纪之前的入侵者,成为廿一世纪最新的帝国主义者。

这是这一古老民族奇特的命运:为了赶上世界、为了不失去球籍,中国失去了自己。这失去了本来面目的中国凭着染血的金子、硕大的版图,再度成为世界最大的时髦。或许,没有比这样的幸存者更叫人悲恸,也没有比这样的复仇更叫人痛彻心扉。

败北东方文明的代表穿上马克思无神论、资本主义连手打造的铠甲重回舞台,高抡手中的兵器,在新辟的战场上披荆斩棘。它的脚下是哀鸿遍野,割去了精神和自由心灵的人民。

无疑,这是一桩荒诞的历史公案。今天,我们集体生活在这悲哀的荒诞之中。

我们需要强调:纵使民族血统的脐带相连,这是一个割裂了传统的新中国。生活在其上的是毛夸口改造了的新人类。严格说来,幸存的文明古国和新中国不是同一个 国度。新中国是马列极权、资本主义并辔而行的一辆双头马车。是无神论挂帅,把唯物主义贯彻的极权/后极权国家。是共产国际苟延残喘的幻象,薄如皮膜的一层 空壳。

文革后的中国带着巨大的心灵创伤,亟待痊愈。六四坦克后,中国陷入了精神大饥荒、陷入了遍地的谎言和绝望。中共重新开张孔家店,企图改变中国形象。然而依据余英时关于《孔子学院》的一句名言:「这是对孔子的死亡之吻。」

中共探出了极权社会主义的恐怖手指,把所有它碰触的祖先遗产变成了伪的、死的、非驴非马的东西。

被打倒的孔家店又立了起来,成了换上新装的PRC攻城略地的一张老牌金字招牌。在人们忙着学习汉字的今天,这中国制造的黑色幽默值得我们细细玩味。

在新中国这一座无墙的监狱里,每一个人民同时是狱卒,也是囚徒。人们忘了「人」的定义。忘了「礼义兴邦」的「礼义」是什么,信任是什么。遗忘了的人和没有遗忘的人一样深受这强迫性的失忆症之苦,却天涯海角无处逃脱。

北京盖起了硕大的水煮蛋剧院,演遍了东西方各式剧种、杂耍,却不能容纳把古典中国复苏的神韵。从根子上,新中国和中华五千年传统精神势不两立。

这是一个当代的文化悖论:出于种种的苦衷、民族宿命,由旅居海外的一流华人艺术家组成的神韵兴起了一场在中国境外展开的中华文艺复兴。

神韵以恢复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为宗旨。而如果我们清楚这句话背后的深刻蕴涵,或许,我们会更缓慢、慎重地说出这句话来,以完整地传达它的重量。也正是在这意义上,我们明白:神韵赋予了自己万分艰巨的使命。

在世界上,神韵正在和一整个国家机器打造的大外宣默默角力。以纯善纯美的艺术文化为她坚不可摧的后盾,神韵演绎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当代历史:《孙子兵法》第一心法不战而胜。

 

福尔摩沙,美丽之岛

大约五百万年前,在大陆板块运动下,古老亚洲大陆旁的太平洋海面上升起了一座岛屿。来自海上的葡萄牙人唤她作福尔摩沙:美丽之岛。这座相对来说十分年轻的岛屿肩负一个独特的使命。

和对岸大陆陷入的精神大饥荒、道德真空形成一双镜像,纯朴的台湾人保存了人性的温暖,保存了对道德、对彼此的信任。一个大陆人说 :「在台湾找中国,你能感悟到一种久违了的温馨。」在自由的空气中,台湾人享有自我实现的空间,也享有实现象形文字中通天的「人」的可能。

神韵辗转在中国大陆境外,获得了全世界的赞誉,却无法回到她的精神家园:神州大地。幸而在这座承传了民族命脉的岛屿上,从南到北,神韵获得了全幅展现的空间和无私而温暖的奉献。同时,神韵中的许多艺术家是挖掘自台湾的一流人才。

半世纪以来,当神州大地陷入了精神的荒芜,这一座沿古老大陆航行的岛屿有如那失落的文明古国留存人世间,一脉相承的香火。这一息尚存的香火遥遥呼应着神韵兴起的这一场全人类的神圣启蒙,有如一艘高船在大海曳定的锚,给予人安慰,给予人信念。

因为我们深知:没有死灭的必将回返,没有冷却的恒星必将复活。

跋:神圣的团聚

神韵是一个充满了奥义的开端。从这里出发,人洗去现代科技堆积日久的尘埃,重建文明。真正的文化艺术将复活。一起复活的,是真正的人。

在我们没有觉察的时候,地球已一步步迈入了宇宙的新纪元。在所有已经和即将开始的变化诸相中,神韵现象是这一新纪元的先声。

有如一扇朝向深邃苍穹的天窗,神韵把人类从一场千万年的大梦唤醒,把隐匿了过于长久,关乎生命的真相展现。看见这真相的人有福了。正如许多人所说:「看见神韵的人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在这一座我们陷入的,有如巨大废墟的荒漠中,神韵正在缔造人所不敢梦想的,以最洪大的慈悲和坚忍铸就的奇迹。神韵正在打造一艘无与伦比,救度的方舟。

当这一艘方舟载着醒来了的人类浩浩荡荡驶入洗净了的新世纪,造物的变化将降临大地。这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热将遍及全世界,把迷失了太久的人类领向康庄大道。高贵的人类复活,再度看见自己源自天的真貌,看见古代的圣者远比我们贴近真实的智慧。我们从头学习如何在大地上生活,成为天穹下站立的,大写的人。

在没有察觉的一个神秘时分,我们已集体跨越了宇宙的门坎,进入全新的太阳纪。一场人类的文艺复兴已於焉开始。从这里,人类封闭的宇宙意识开始一丝丝朝向无限打开,向最遥远的天体延伸,与我们被赐予的真实的生命、与古代圣者殷切描绘的遥远家园团聚。

这是一个筹划了许久的,神圣的团聚。在我们没有察觉的一个神秘时分,世界变得更轻盈,更微观,也更洁净。在一个没有人察觉的时刻,神悄然把万有收束在自己的掌心,时间悄悄发生了变化。“现在”成为永恒的开端。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