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奧秘探索
夏禱  >  什麼才是真實?
夏禱:信仰与逻辑的边界(二)

43030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4.「人在月球上行走」

当我们在语理分析的层次上讨论一本指导信仰/修炼的书时,必须清楚这样的解读本身潜在的悖论。分析哲学代表人物维根斯坦的语言游戏论 language game固然把哲学讨论视为自我指涉的语言游戏,然而他对语言与真实之间的复杂性曾深入探讨﹐并揭示当人们由于对物质世界在认知上的差异而导至在对事物的判断上出现了落差时,仅仅从语言层面上探讨将注定是自我挫败的。

维根斯坦这样说道﹕「一个假说的一切试验,一切认证及推翻,都已是在一个系统内运行」(《论确定性》)。而他关于一个命题不断在游移(fluid)与固定(hardened)中摆动的论点进一步说明了人对真实的判断本身的不稳定性,而一个句子的真或伪更取决于人们所各自依据的﹐随时间而迁化的认知体系。

艾耶尔Ayer﹐维根斯坦的学生及批判者﹐曾举登陆月球的例子来说明当客观事实产生了变化时,人们对一个陈述句的真伪判断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转 (艾耶尔﹐《维根斯坦》)。对于生活在登陆月球之前和之后的人,「人在月亮上行走」这个陈述句有截然不同的意义﹐正如对于生活在1700年之前﹑之后的人﹐哥白尼的日心说﹕「地球围绕太阳旋转」这句话的真伪判断生出了能致人于死地的差异。这一历史的变革揭示了人类是如何不断地更新自己对世界的认识﹐而在分析如《转法轮》这本和现代人认知有着天壤之落差的修炼书籍时﹐这一差异更值得我们留意。 

考古﹑天文学晚近的惊人发现提醒我们﹐人类正在接近又一次意识的大变革。当我们对人类历史采取一种较为从容的视野﹐许多年后﹐和「人在月亮上行走」一样﹐「人遁入另一空间﹐不受时间限制」这一不可解的陈述或许会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对于在这五百年来人类文明经历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深刻体会的人来说﹐这不是一件可以斥之为荒诞不经的事。至少﹐我们应有对真实勇敢的想象力 - 不要忘记﹐天文学正是这样一路披荆斩棘走来的。

 

5. 什么才是真实﹖

下面﹐我将就李氏对《转法轮》的批评做一整体思维角度上的辩证。在批判与现代科技文明的认知迥异的《转法轮》时﹐除了由于认知体系的差异而导致连连失误外,当李持语理分析原则「破解」《转法轮》时,展露的却是他断章取义的误读和蓄意曲解的逐句批驳﹐不但偏离了学术讨论的规范﹐并且误导了读者。

由于在认知层面上的限制和他对事物独断式的理解,许多地方根本无法讨论(如关于法身﹑法轮)。文中代换﹑扭曲原意的地方很多,诚实来说﹐介入这样的讨论侮辱了我们自身的判断力。李文的部份批评建立在他对书中日常用语的误读(如「我看」/在我看来﹔「功」/他的功),或在量化上预期的落差(如在提及《丹经》﹑《道藏》时将之地方口语化的「以上这几本书」),部份批评则立足在他画地自限的﹐尖端科学之外的既有认知系统上。

在这里﹐一个现象必需纳入我们的考虑﹕科学的局限从二十世纪初即已被最优秀的科学家承认﹐而日新月异的科学发明同时不断重新塑造﹑改变世界。对于科学的执着﹐很可能﹐恰恰形成了人们对真实抵达更深刻认识的屏障。而坚持一切未被科学证实的现象为不可能﹑为荒唐﹐无疑否定了科学对于未知勇于探索﹑勇于改变的精神。

从时间的尾端朝回看,我们看见人类文明史是一部不断变迁的历史。其中自然科学﹑天文学的发现一次次冲击了人类对宇宙生命原有的认识,其革命性震人心弦。同样的﹐每一次突破性的理论在被证实之前所遭受的无情咒诅﹐也显示了人类在意识上是如何倾向于致命的故步自封﹐一如把头埋入沙中的鸵鸟。

1600年﹐大力提倡哥白尼的日心说,坚信宇宙多元论的学者布鲁诺在罗马花卉广场上遭受了火刑。又一次﹐人类惯性思维所形成的顽强惰性征敛了它的牺牲品。然而历史的进程是无可回转的﹕使路德﹑卡尔文怒火上升的哥白尼《天体运行论》在一百多年后成为人类宇宙论述的基石﹐并逐步带领人类进入历史的新一章。

 

 

 

 

 

  

 

直到今天,科学家对宇宙形成﹑万物源起,是否有一统领宇宙的原理等都不能达到定论。相反的,量子力学中粒子运动的不可测性,天文学中﹐暗中主宰星系﹐以违反物理学定律的方式运动的暗能量的发现,都深刻地挑战了科学界原有的认识。没有人能预测人类对于世界﹐对于生命的真象何时能抵达彻底的认知。一个保守的预期是﹐我们永远也无法揭开这奥秘的谜底。

正如艾耶尔所说﹐当人们对世界的理解或是个人的经验发生基础性的变化时,原本荒诞不经的说法在全新的认知下变得完全合理﹐无可置疑。终极来说﹐这触及了知识论的问题。而什么是真实﹐正是贯穿整个西方哲学史的命题。

「人如何认识物质世界?」也就成为我们讨论信仰和法轮功时必须面对的第一个问题。

 

6. 隐匿的世界

《转法轮》中详述德﹑业是具体的物质,它们的多寡决定人的遭遇/命运。人体具有先天的本能﹑能量﹐而意念的能量是具体而不轻易散去的。植物具有思维﹑感知力。宇宙是多时空、多能量层次的存在。宇宙空间中存在不同的生命﹐人肉眼所见的空间只不过是所有空间中的一小部份﹔它是一个谜﹐使人看不见外面的﹐无限广大﹐层层相扣的空间。人的行为在其中一个特定的空间留下永恒的记录。在时间场外的物体不受时间的限制。一如佛家所说的劫﹐时间是无限无尽的﹔在这次人类文明之前存在多次的史前文明﹐留下了人类一次次失败的痕迹。真善忍是恒定不变的宇宙特性﹐贯彻了弥漫在宇宙中的一切物质。

对于深受科学洗礼的现代人﹐这些论述﹐无疑﹐是不可思议的。对这些命题之真伪的判断建立在我们对物质世界的认识之上﹐这一点﹐相信人们可以同意。同时我们得看见﹐近年来尖端科学的发展正在悄然改变人们对物质世界的认知﹐从而为这些与现代人的认识相悖的论述提供了有力的左证。

对古人而言,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不啻是天方夜谭,一如我们直斥他们的万物有灵说为迷信,为原始。然而今天的尖端科学发现从水到植物,深具灵性的意识存在于最不可思议的地方。经由精密的先进仪器﹐原本在人的肉眼前隐匿的物质的秘密呈现了自身﹔隐然可征的物质灵性打开了人类认识世界的全新角度。

 

当植物和元素的记忆﹑情感﹑预知的本能通过精密的科学仪器被一一探知,我们是否该重估被抛入垃圾箱的万物有灵论?

即使如附体/灵体等叫人不安的前现代概念,或许正是我们不得不正视的﹐真实中归入黑暗的那一部份。近年﹐梵蒂冈神学院开设了教导罗马天主教神父驱魔的课程。也就是说﹐在早已进入高科技文明的现代﹐梵蒂冈不讳言<<圣经>>上记载的负的生命是真实的存在﹐并且需要认真对待。同时﹐轮回﹑濒死研究(Near Death Experience)通过临床学进入科学的领域﹐各国科学家从不同角度探究﹑检验之﹐详实的记录提供了难以驳斥的证据。

如果灵魂和植物﹑元素的意识不再是落伍的迷思﹐我们就该破除思维的疆界,寻求更高的看待世界及自身生命的视野。即使是古代修炼语境中难以叫人接受的灵体﹐当人类认知的地平线不断扩展﹐我们或将放下这现代人的偏见﹐再度获得古人朴素﹐贴近万物的视境。

如果人们坚持一切在自己的亲身体验下被证实,那么我们得问﹕「你是否敢于探索、尝试,不预设立场﹖你是否愿意在下任何结论前仔细谛听所有的证据﹐并大胆地深入未被探知的地域﹖」否则﹐这样的经验论里就有一种习见的偏狭和自我封闭。除非我们愿意又一次走在时代后面,否则打开思维的地平线,最无稽的可能变得不那么无稽,受所有人咒诅的可能脱身一变﹐成为启迪人心的智慧。不该忘记﹐宇宙的奥秘永远有让人吃惊的力量。

 

 

十六世纪﹐被斥为渎神的天体运动论改变了人类的世界观。五百年后﹐植物﹑元素意识的发现支撑起古老的万物有灵论﹐再度挑战人类的既有观念。这两次思想上的大变革构成相互交叉,反方向进行的两道箭矢,在不同的时间维度上引领人们重新思考真实是什么。

人类文明的进程果然是不可测的。在我们舒适地陷入僵化的观念后﹐被抛弃的昔日旧物重返﹐嘲笑我们怠惰﹑自满的思维方式。达尔文的进化论直到今天不断被反证、颠覆,提醒了人们宇宙生命的诠释是一个永恒的辨证,任何轻率或顽固的执于一端都是失败者的策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