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夏禱]首页 
博客分类  >  奧秘探索
夏禱  >  什麼才是真實?
信仰與邏輯的邊界 (三)

43609

 

 

信仰与逻辑的边界(三)

 

   

 

7. 永恒的宇宙原则

     在这一节中﹐我将进入与李氏提出的部份质疑直接的辩正。

关于德(德行)乃 是一种白色物质的说法,源自《转法轮》中物质和精神一性的概念。现代科学研究发现,人的意念发出的能量是一种物质性的存在﹔近期的黑盒子研究进一步显示人 的集体意念能左右精密仪器的律动。如果人的意念具有改变仪器摆动的能量,那么人长期累积的善的意念和行为将同样形成一种以肉眼不可见的形式而存在的物质。 在这里﹐物质由分子以下的粒子构成,一如光,热,能量。这积累的能量不会散去﹐并将转而决定人的际遇。

这能量即是德﹐也就是佛家所说的善业。在书中﹐李洪志先生以佛家的业报和古人所说的「积德」﹑「损德」来说明德和业「不只是近代人思想和精神标准,而是真正的物质存在」, 并且直接决定人的祸福。人所做的善事或是恶事形成具体的能量﹐并在时间的长河中决定人的命运。更具体来说﹐人的精神将决定他的物质存在﹔无论是肉体的病痛﹑生活的顺逆﹐都取决于这本身以不可视的能量而存在的精神。

对于这根植于佛家教义的论述﹐李氏率尔批驳﹕作者犯了概念扭曲的语害所 谓的德,是道德之德,而不是一堆白色的物质」。出于他对分析对象的轻忽,李氏不曾读懂《转法轮》中十分基础性的「物质与精神一性」的前提,而把架在完整认 知体系上的「德」的特殊指涉贬为一种语害。这种轻估对方的态度说明他作为一名学者的失责,更显示了他对于前沿科学的茫然。

一旦我们接触到前沿科学中崭新的研究发现,李氏对《转法轮》为「伪科学」的指摘就悄然脱落。近代精神医疗学﹑与心理学结合的药学研究都有可观的进展﹐并获得了极大的重视与发展空间。癌症的精神疗法﹑信仰对于病人的疗效﹐都进入了科学研究的范畴。这些研究从另一角度印证了李洪志先生提出的精神与物质一性(「不是病,而是业力」)的理论,并具体而可征地表明了人在精神上的失序将导致肉体上的疾病﹐从而雄辩地证明了精神/意念的物质性存在。

贯穿《转法轮》一书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 这一基础性论述。这一特性超脱了佛教教义里的空,揭示了万物依循的亘古法则。相对于佛教修行人依循的戒定慧,真善忍指向具有普遍意义的宇宙原则,这一原则规范着万事万物,包括元素﹑分子﹑铁。

这初看之下恍若天方夜谭的理论﹐事实上﹐和今天实证科学对物质灵性的认识高度吻合。当水在不同的刺激下呈现迥异的结晶﹐这物质的最基本元素所具有的精神性指向了贯穿万物的宇宙原则。

 

 

 

 

这 贯穿一切物质的原则也正是古今科学家穷尽所有而不能得的﹐统领寰宇的内在秩序。容或在内涵上并不全然一致﹐它和希腊先哲提出的推动宇宙运行的善,帕曼尼德 斯的万物恒定于一的理论﹐柏拉图的理念世界中为一切地上物模拟的最高典范﹐以及道家对于贯穿万物的「道」﹑宋明理学对于万物依循不悖的「理」的信念有让人 惊讶的延续性。

对这一脉络有迹可循的概念李氏竟直斥﹕「连最明显的蠢话都说得出口,非最蠢的脑袋莫属。」身为哲学教授的李氏如此不加思索地咒诅这在基本原则上与东西方哲学史一脉相承的论述﹐诚实说来﹐是有乖常理的。更何况﹐这般粗鄙的语言如何入得了殿堂?

《转法轮》中提及了功柱。不可否认﹐一根冲出银河系的功柱超越了现代人对物质世界的认识。在此﹐可以借鉴物理学中对空间的前沿性理解。物理学的多重空间理论(many-worlds interpretation)打 破了人类僵固的空间观念,和佛教的三千大千世界学说暗暗合节。根据这一理论,人同时存在于多个平行的空间,和生活在这个空间的个体遥遥对应。《转法轮》所 讨论的功柱即存在于这样的平行空间,它由能量构成,来源于一个人的德,即前面所说的﹐具有物质性﹐在漫长的时间中积累的德行。一旦我们了解了精神与物质同 质,并突破了单一时空的概念,一些滑稽可笑的陈述将获得庄严的意义。

多 重空间理论同时可以阐释李文中嗤之以鼻的﹐人进入另外空间的特异现象。近代物理学家提出的超弦理论﹑多膜理论﹐和此刻正在瑞法边境山下兴建的﹐史上最大的 粒子对撞机实验室﹐都指向了尖端科学家对于多维度理论的信心﹐以及与之平行的﹐物质穿梭在不同空间的可能性。美国物理学家莉萨. 蓝道尔在实验中发现有粒子消失的现象更促使她怀疑这些粒子进入了另外空间﹐并提出宇宙存在无数维度的挑战性理论。

下 面是一名科学专业的法轮功修炼人的阐述﹕「法轮大法的论述认为宇宙是多时空、多能量层次的存在。宇宙本质上是由能量构成,而不是我们现在所认识的物质实体 构成。实证科学的发现足以证明法轮大法的论述是千真万确的。」「从物质思维到能量思想,从单一时空的认识到多重时空的认识,必将打破现代科学『已走到尽 头』的认识,揭开历史新的一页。」(纪烈武﹐1999年被捕﹑判刑12年。法轮功修炼人最早被判刑的四人之一。)

如何从尖端科学抽象的研究发现出发﹐抵达对于真实全新的了解﹐还需要我们以活泼的心灵展开内在的自我启迪。   

 


8. 等待探险的地域

科学研究显示﹕人脑尚有许多未开发的区域。这意味身为万物之灵﹐人的意识尚等待开启。一旦开启﹐人类对宇宙的认识将有翻天覆地的改变﹐一如十六到十七世纪科学革命所完成的﹐人类宇宙观的大变革。

「现 代人类的知识﹐所能了解的只是极浅的一点点而已﹐离真正认识宇宙的真象﹐相差甚远。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视﹐不敢触及﹐不敢承认客观存在现象的事实﹐是因为这 些人太保守﹐不愿改变传统的观念去思维。要完全揭开宇宙﹑时空﹑人体之谜唯有『佛法』﹐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转法轮》序)

李氏在多处把《转法轮》中素朴的陈述句强加上夸张的表情,而后嘲弄作者光 靠花言巧语骗人」。各民族修炼法轮功的人修炼时间最长达十五年,千万修炼人在劳教所承受酷刑﹐牺牲性命而不改初衷。独断地认定修炼法轮功的人是「受骗」, 是将自己的判断凌驾在众人之上的傲慢。《转法轮》中某些陈述固然不是我们在常识上所能理解,然而如果所陈述的是无法以理性验证的事实,率尔判其为「欺骗」 将不为识者所同。

人类据以判断事物的认知体系不断被修正,无论在个人﹑在整体人类的知识上都是如此。正如维根斯坦所强调的﹕「如果有人说﹕『原来逻辑也是一种经验科学』,他就错了。但这点是对的﹕同样的命题在一个时刻被视为需要接受经验验证的事物,在另一个时刻则成为验证的准则。」(《论确定性》)

维根斯坦在《文化与价值》中的另一席话﹕「宗教信仰和迷信十分不同。一个来自恐惧,是一种伪科学﹔一个则是信任」是我们讨论信仰时上好的参照,也表露了同为分析哲学学者,维根斯坦对信仰远为深刻﹑同情的理解。

在批评《转法轮》序中所说﹕「唯有佛法能把宇宙真相说清」时,李氏引用一道繁复的物理方程式﹐而后嘲弄道﹕ 「佛法没有物理学的理论概念和数理公式,如果连现代物理学也不能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而谓佛法能够,岂非笑话?」

信 仰所开启的超验空间不是科学所能企及,而宗教所指向的形上世界也远非科学或哲学所能论证。这正是为什么十八世纪以来神学﹑科学双轨而行,而从毕达格拉斯﹑ 克卜勒﹑牛顿到爱因斯坦,顶尖科学家对宇宙奥秘的赞叹始终如一。近代物理学历经变革,对宇宙现象的解释依然无法归于一,更时常在惊人的发现前陷入迷沼。科 学家研究越深入,越是对宇宙真相虚怀若谷。

反 之,以其独特的智慧,佛家在两千五百年前提出了时间无限的劫的概念﹑空间无限如恒河之沙相迭的概念,这些与基督教神学迥异的宇宙观正在被现代科学证实中。 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新自然神学寻求在客观认知上证实形上世界﹔这一努力在前沿科学的突破下获得了有力的支柱。在迅速变化的二十一世纪﹐以科学诋毁信仰已 成为过时的做法。

 



9. 不合作的阅读

做为一名语言逻辑学者,李氏时常陷入语意层次上的混淆。除了对批判对象的轻忽﹐这或许和上面提及的深层心理有关。在批驳宇宙特性真善忍的「真」(真诚﹑天真﹑诚实)时,李氏把它曲解为「真正」,进而断言「『宇宙的特性是真』就意涵着说『宇宙是真确的陈述句』」,更把原句「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名词)扭曲成「宇宙的特性是真确的」(形容词),使一个完整的陈述句成为无意义且不完整的命题。对词性的曲解同样使用于善和忍上,更对「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提出粗糙无理的解读﹕「『善』就是『好』,用『善』作为衡量『好』的标准,就是用『好』作为衡量『好』的标准」。

这样的曲解还有多处﹐为了不降低我们自身的判断力﹐在此不赘。

在 阅读里有「合作的理解」这一隐含条件。即使在含有歧义的日常语言中,合作的理解亦能将之化解。李氏不知何故反其道而行,把一个依据日常语言使用规范即完全 可以理解的陈述句扭曲其词性,使之歧义化。这表露了他在阅读《转法轮》时采取的不合作,有悖分析原则的非理性态度。如果连基本的语意都无法掌握,我们如何 进行语理分析?那岂不是建在流沙之上?

文章题为「思方拆土轮」,对讨论对象的回避再度使李氏付出重大代价。由于他所拆卸的与「法轮」无涉,我们可以说,除了曝露自身在认知上的缺陷,对专业精神的叛离及语言暴力的本能外,他什么也没有做。

 

10. 自由人的土地

在越来越庞大的中国的阴影下﹐香港人将如何脱离被殖民者的身份﹖如何抵制哈维尔所说的﹐后极权时代隐形运转的意识形态机器﹖

对 我们所生活的当下负责﹐意味着切实理解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人﹑事。意味着为自身的判断力寻求最完善的支点。对于生活在中国阴影下的香港知识分子,承担这一责 任或许比想象中困难。李氏这篇笔伐法轮功的文章,无论他的本意是什么,和中国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合谋,并经由语言的二度施暴而使得法轮功等同于全然负面的 价值,抹煞了其在酷烈的压迫下弘传世界的事实。对于不断努力突破自身深度殖民困境的半岛,这戴着「独立思考」面具的意识形态深耕﹐毫无疑问﹐迫切需要人们 一齐来努力化解。

化 解的第一步是真切的理解。而关于理解,不同于抛弃形上讨论的分析哲学,古典哲学有教于我们的是包容最广的智慧。遥遥呼应纪元一到四世纪受罗马帝国迫害的基 督徒﹐这些为了信仰而付出性命的法轮功修炼人﹐什么使得他们不惜牺牲一切﹖我们难道不该费一些时间来了解这些和我们同一肤色﹐来自同一传统的人﹐而不只是 视之为疯子﹑傻子﹖当各民族同时出现了一大批这样的傻子﹐为了对自己负责﹐最好的方法是探寻这背后的原因﹐而不是轻信为了配合行政措施而对之口诛笔伐的逻 辑分析学者。

什 么是我们所生活的真实﹖从政治到物质世界的领域﹐都存在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真象。下一次﹐当我们经过在尖沙咀码头﹑黄大仙停车场﹑红磡火车站耐心守候的法轮 功修炼人时﹐不妨接过他们手中那张等了很久的传单﹐展开来阅读。所有的偏见﹑嘲讽消失﹐我们触及了心中不曾偏移的善﹑正义﹐和对他人命运的同情。

每年六四在维园﹐香港人又一次证实了自己。被人们误解的香港﹐事实上﹐是全世界在悼念这场伟大民主运动上最洁净的良心。近年来的七一大游行更昭示了对来自祖国的政治殖民庄严的反抗 - 它告诉人们﹕香港不仅是双重殖民的场域,更是世界进步社会的一员。  

独立思考和真正的民主是并辔而驾的﹔通过独立思考﹐我们获得了成熟的人格。而独立思考建筑在完整的理解上。一河之隔﹐我们如何把自己从对岸被剥夺了知道真象的权利的人民区别开来﹖我们如何看见展示在眼前的真实而不和它失之交臂﹖

让彼岸的制度﹑彼岸的意识形态止步在河的对岸。这里是不畏惧真实﹐不轻易遗忘﹐自由人的土地。

 

 

注﹕至2001年李氏撰写文章时﹐《转法轮》已被译入多国语言﹐在30多国弘传。当时据中共官方内部统计﹐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人达1600人。至20088月底﹐确证死亡人数是3175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